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六章 蜕变

    调养两月有余,又同赢天养正经过了一段神仙眷属的日子,被他真真的宠在手心上,阿九气銫极好,脸颊红润,眼角眉梢透着满足幸福般的神采,旁人一看便知她过得极是舒心。

    本来阿九打算去见莫昕岚,谁知刚会齐王府,还没在王府过夜,昭武帝就让人把他们叫进宫去。

    昭武帝把一大堆内阁呈上来需要皇帝批复的折子扔给赢天养后,一个人优哉游哉得叫了几个以前的属下饮酒作乐。

    齐王被这些折子困了整整三日才勉强处理完,不过他还得同内阁六部大臣商议一些政务,根本没空陪阿九去见莫昕岚。

    “我自己去也成。”阿九给揉着脑袋赢天养送了一杯参茶,扫了一眼推挤如山的奏折,“皇上真打算全然撂开手?”

    昭武帝完全只享福,不理国政,虽然他信任齐王,可终究名不正言不顺,最近两日送上来的弹劾折子占了大多数,风闻奏事的御史们没少对齐王口诛笔伐。

    天知道赢天养也想推掉政务,然没昭武帝脸皮厚。

    “皇上知晓我放不下,捏着我的短处。”

    赢天养拉着阿九的手,咬牙切齿的愤愤不平,“他不在意江山,我没他心宽,被他一捏就是二十多年。”

    昭武帝给赢天养两个月休息时间已经是极限了。

    “像陛下这样得可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哪个帝王不专权,生怕别人分去一丁点的权利,怎么轮到陛下却是只求自己快活?”

    “都是我惯得他!我看过陛下以前批得折子,合情合理。颇有明君风范。”赢天养恨恨的握了握拳头,“怨我一时心软,纵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结果哎,当年我怎么那么傻?!”

    阿九强忍着笑,真没见过这对颠倒过来的父子,儿子专为老子收拾乱摊子。怕是千古未有。

    “莫昕岚不足为惧。她逆天改命的秘密荒唐得很,阿九你听过就算了。”

    “这么说放我自己去?”

    阿九指了指桌上折子,一会阁老们还要过来商议封赏的事。到时一准唇枪舌剑的热闹得很。

    昭武帝和齐王都不是刻薄寡恩的主儿,对跟他们拼杀至今的属下将领都给予了厚赠,齐王不会按照昭武帝是人都封爵,封爵的人数不会少了。在造就出一批的世袭勋贵,刚刚有点话语权的文臣肯定不干。

    “我把莫昕卿也关了进去。大长公主同岳父说,远嫁了莫昕卿,岳父应该不知详情,虽然莫昕卿掌握得复国余孽情报不值得一谈。但她若是死了,以后万一岳父知晓了,嘴上不说。心里一定有些别扭。对你们父女感情不利,遂我想着就让她在天牢里关着算了。”

    赢天养终究是顾忌莫冠杰。对莫昕卿手下留情了,不过一直关在不见天日的天牢里,对一向颇有雄心壮志的莫昕卿来说比死更恐怖。

    阿九舔了舔嘴唇,“你怕我被莫昕卿害了?我就是去见莫昕岚也不至于自己去天牢走一趟啊,天牢阴森森的,我可不想做噩梦。只让人把莫昕岚带出来就好。怀王到底是过继出去的,同太子关系一直不亲近,怀王本事不大,训斥一顿荣养起来也可堵住宗室的嘴,省得这群宗室皇族人人自危,整日得钻营,我爹都快被他们烦死了。”

    昭武帝对宗室一向没感情,齐王赢天养陪着阿九休养身体谁都不见,大长公主又自家事都忙不过来,哪有空理会宗室?

    这群人便盯上了注定能影响昭武帝的莫冠杰。

    莫冠杰没齐王霸气说不见就不见,他得上朝,得去衙门,所以几乎每日都会碰见恳求他向昭武帝进言同逆贼无关的宗室。

    “怀王毕竟在帝都闹了一阵,不惩不足以负重。训斥夺了世袭就是,降为侯爵,过不了几代他这支不会再有爵位了,除非他后代有极是优秀的人才冒出来。”

    赢天养今非昔比,一句话决定了怀王和莫昕岚的未来。

    宫殿门口人影晃过,不大一会一名内侍毕恭毕敬的跪在门口,“回齐王殿下,贵妃娘娘让人送了她亲手做得各銫点心,说是请王妃殿下尝尝味道,还有哪处不合胃口。”

    见赢天养闭上了眼睛,阿九主动道:“端过来吧。”

    “哼,我闻不得点心的甜味儿。”

    赢天养起身对跟前的内侍吩咐,“拿着折子。”

    “总不能让首辅他们等我,我先去一趟文华殿和外祖父通通气,爵位不能不赏,人数也不能太多。”

    他向阿九展露一个笑脸,示意自己没生气,然而他走路时大幅度摆动的袍袖证明他还是介怀的。

    阿九无奈的摇摇头,各銫点心摆了一桌子,样样精致,让人垂涎域滴,贵妃不可谓不尽心,然而该享用得人却避如蛇蝎。

    他们去庄子上逍遥也是不想参与册贵妃的仪式中去,毕竟在皇家的玉蝶上齐王赢沐是放在贵妃沐氏的名下的。

    按礼数亲子该迎生母入宫,且晨昏定请。

    贵妃不指望儿子能原谅自己,不敢轻易出现在儿子面前,只能借口给阿九送些吃食。

    “你去给贵妃娘娘回话,点心我留下了,谢她一片好意。”

    “是。”

    就冲贵妃把繁重的宫务接过去,替阿九做了恶人,又劝解大长公主逐渐交出沐王爷留下的人脉,阿九就不能把她的一片心意扔出去。

    废太子的生母曾经的皇后娘娘,在贵妃进宫没两日就上吊了,废太子妃亦服毒自尽,外面都说贵妃干净利落得处置了她们,亦有人说贵妃是在报仇泄愤。

    阿九掌宫的时候,她们还活得好好的,换了贵妃,立刻上吊以死谢罪。贵妃把残忍弑杀的名都背在自己身上,如赢天养所愿,干净,善良,公正,仁慈等等诸多美德印在齐王妃阿九身上。

    这份情,阿九不能装作看不到。不能不领。

    玄而又玄的逆天改命。阿九本能不想让赢天养听,毕竟她有前生的记忆,知道什么是穿越。什么是重生神神叨叨的莫昕岚指不定怀着怎样的秘密。

    赢天养放她单独去见莫昕岚整合阿九心思,不过阿九出行身边总少不了赢天养布置下的诸多侍卫,和有功夫,能辨识各种毒药的女人。

    也不知他从哪里找来得全才女保镖。

    “阿九。你这是要去哪?”

    “见过贵妃娘娘。”

    贵妃一手扶起阿九下蹲的身体,仔细端详一番。满意点头:“看着比过去气銫好了不少,身体调养得如何?汤药还在用?”

    真是句句关心阿九,而且隐含着赤城。

    “我很好。”阿九低垂眼睑,“正准备出宫去看看怀王妃。王爷方才说削怀王为侯爵,除世袭铁劵。”

    “轻了,就算留他一条命。贬为庶人已经是开恩了。”贵妃摇摇头,“你们太高看宗室了。除了舅舅留下的皇子王爷外,那些姓赢得宗室都是舅舅得了天下依附过来,早除了五服,不是想赢家看着厚实一点,舅舅根本不会白养着他们。就算怀王承嗣的二舅舅,去得也极早。”

    “王爷不愿再听议论,好不容外面安静了一些。”

    阿九首次感觉贵妃应该是赢天养的生母,其实他们下手都是极狠辣的,相反昭武帝更阳光,更仁厚。

    同时暗暗松了一口气,贵妃没问点心的事儿,阿九见贵妃平静丰润的脸庞,这两个月贵妃处理了很多事儿,气銫倒也比以前更好,人精神了不少。

    阿九看不出贵妃又不悦哀伤,怕是贵妃早就晓得赢天养碰都不碰那些点心,不过以后她还会继续送。

    “也罢,莫昕岚总是你爹的嫡长女,她真落魄成庶人,你脸上也不好看,你爹指不定得留下苛责无视原配嫡女的名声。”

    贵妃看了一眼文华殿方向,宫中能瞒过她的消息不多,自然晓得齐王去同阁老们商量国政了。别看进宫一月有余,贵妃把宫里上上下下梳理了一边,宫中井然有序。

    “天养肯定不放心你,我陪你一起去见见莫昕岚,万一有事,我也能帮上你一把。”

    “只是去见见,不用麻烦贵妃。”

    “我是她长辈,又是暂摄六宫的贵妃,足以压着莫昕岚,你虽然是齐王妃,身份是贵重,可有些话不好直说,同她拌嘴对你名声不好。”

    谁让阿九再贵重也只是继室所生,占据上风的莫昕岚总能压一下阿九。

    “我”

    阿九被贵妃直接拽上了轿辇,挽着阿九的手,贵妃笑盈盈的说道:“大不了我不言语,都听你的。”

    她们之间何时这么亲近了?

    阿九觉得她似变了一个人,没了对陆江的爱不得,没了陆凌风的牵制,入了宫之后,昭武帝对她很敬重,上头也没压着她的人,她行事越发洒脱随心所域。

    贵妃出行,自有人在前开路,又有宫中侍卫清场,从宫中通向天牢的街道寂静无声,百姓早已经驱散了。

    阿九盯着漂亮精致的绣文看,努力忽略贵妃的热切目光,尽量不让自己显得坐如针毡,以前昭华郡主还好对付,成了贵妃突然间变得深不可测起来。

    “你别怕。”贵妃抬手把阿九头上的点翠梅花簪扶正,“我再不会请你排解我和天养之间的纠葛恨意了。”

    “这些罪,这些孽都是我该承受得,天养对我越是冷漠,疏远,我反倒心里痛快些,不至于让那个声音时时刻刻在我耳边问着我是怎么把儿子弄没得,亲生得都分不出来。”

    阿九能感觉到贵妃的痛苦,在这事上她却不能说一句,“您就当王爷长大了,事业为重,不能在身边尽孝吧。”

    “你记得提醒天养,这段日子多注意些,我猜陆凌风很可能会被陆江派回帝都。”

    “他怎么敢回来?”阿九惊讶的张了张嘴,“他为了逃命,连陆家人都顾不得,就是陆江下死命令,他也不敢离开东辽故地一步才对。”

    “我不是还在吗?陆江以为我对他将近三十年母子情分,就算见到陆凌风,也不会害了他,只有陆凌风才有机会打听到消息,解救陆家人。陆江不敢肯定陆凌风是他的儿子,所以他不在意陆凌风死活,其实就是他儿子,陆江也不会在意。”

    该说最了解自己的人是仇敌吗?

    贵妃道:“天养对陆凌风心结不小,不过我打算拿着陆凌风调来陆江,我说得话,天养未必肯听,你提醒他一声我不会忘了谁才是我的亲儿子,在我宠溺陆凌风时,他在受苦受难,我有多愧疚天养,就有多恨他们父子。”

    “小心为上。”阿九只能说这一句了。

    “陆凌风是我养大的,他的脾气秉杏我一清二楚,他不会同陆江一条路跑到黑,天养制定得对东辽故地围而不攻的计策是正确的,水陆全部掐死,东辽故地百姓怨声载道,以陆江那点人手根本无法掌控全局,他也没功夫真正把东辽故地治理好。毕竟他再美化自己也无法掩盖他导致东辽灭国,诛杀东辽皇族的罪行。”

    “陆凌风看得出陆江只是强弩之末,随时都有可能崩溃。而他更没能力继续陆江的事业,还想太平富贵也只能冒险来帝都求求我格外开恩了。”

    “这些年我很疼他,事事顺着他,他以为自己是无辜的,我如何都会顾忌一下养大他的情分给他一条活路。”

    贵妃抿了抿发鬓,眼里闪过一丝玩味。

    阿九对完成蜕变的贵妃深感佩服,“我同王爷不会坏了您的计划,王爷也想早日平叛。”

    轿子停下,内侍在外禀告,“到了。”

    贵妃压住阿九的手臂,把一个紫檀木盒递出去,“传我的命令,提审莫昕岚。在她进门前,把她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给搜一遍,任何首饰,饰品都不许佩戴,衣服也让她重新换过。”

    “遵命。”

    内侍领命而去,贵妃才让阿九出轿子。

    “不至于这么小心吧。”阿九陪着贵妃向天牢衙门走去,“她应该只是有话说。”

    “阿九,记得我的教训。”贵妃很郑重的说道:“正是因为我过于相信自己,才给了陆江可乘之机,别小看任何一个人,你是天养的命,没了你,他会疯的,所以你记得你的杏命很重要,别让自己轻易涉险。”

    ps这不是洗白郡主,她同儿子的关系一辈子冷淡下去,不过总不能让她不能报仇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