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百九十八章 唯有真我 上

    玄河仿佛在这一刻,找寻到了自我。

    一个始终沉重压迫在他心头的障碍,被彻底打破了。

    君长河这个人,可以说是成就了他,他从人间之中,一步一步走来,可以说,最初的起点,就是与此人有关。

    玄河一路走来,杀戮漫天,一身血火,心中却深刻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自己将会与这位“故人”相见。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最后的结果,居然会是这样。

    然而,这一切,又显得理所当然。

    玄河弹了弹手指,一切都显现的云淡风轻,平静说道:“好了,这最后的大战,也要降临了所有的人,愿意跟随我的,全部都能够进入到未来的大时代之中,如果不然,我给你们一个现在就走的机会,不过,再次遭遇到了我,立刻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玄河的话语,显得平静无波,但是其中却蕴含着强烈的坚定,仿佛是裁决,是决断,不容置疑,没有任何人能够违逆。

    登时之间,许许多多的天尊大能,一阵躁动,其中的一部分,果断地选择留了下来,立刻就向着玄河的方向靠拢,齐声高呼:“愿意跟随未来之子大人!”

    玄河注意到了,这些天尊大能之中,绝大多数,都是天界和诸天世界之中的散修,还有相当一部分,则是从来不曾出现过,显然也都是游荡在漫长的时空长河之中的人物。

    而其余的一些天尊大能,则立刻选择离去,一刻都不停留,大部分都立刻遁出了时空长河,不知道是回归了天界,投靠无上天宫,还是哪一方诸天去了。

    这时,蔷薇,秦雨虹,弥月,灵龙等人,都围拢了过来。

    玄河微微一笑,说道:“弥月,你还是快些见过须弥之主吧。”

    弥月正色道:“弟子见过师尊!”

    那位身躯伟岸,似乎无限广大,掌握一切的存在,须弥之主,轻笑说道:“弥月,你转世成功,重新踏入天尊之境,并且正确地跟随了未来之子大人,这很好。”

    弥月登时一怔。

    因为,她从须弥之主的语气之中,明显地听出来了,须弥之主这尊大人物,对于玄河这个未来之子,都持有一种尊敬,奉为首领,领袖的意味。

    不过,她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是,师尊,不知道,师兄他”

    须弥之主略微沉凝,淡然说道:“你师兄,已经彻底陨落了,失去了再次转世归来的机会!”

    弥月目光略微一暗,旋即叹息一声。她这样修为的人物,也算是太古大人物,当然清楚地明白,天地之间,一切都有定数,或许,这都是命中注定,就算是天尊大能,都违逆不了。

    玄河这才说道:“元皇,须弥之主,生命之主,时空之主,四位都是古老的伟大存在,我的一路走来,想必是在暗中,也都有四位的帮助。多余的话,也不必说,日后的大变革,大时代之中,自然好说。只是当下,不知道,四位有什么想法?”

    元皇祖师道:“玄河,你才是真正的未来之子,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未来的气数,也在你的身上。你能够决定一切。”

    “不错,未来之子,按照古老的传说,在最终结的大变革之中,诸天都要重新洗礼,诸地要重新再造,一切都是你言出法随的意志。”

    这时,那个身穿绿衣的女子,生命之主,轻声说道,声音轻柔温和,仿佛是无尽的生命力量,化为春风,滋润一切。

    这个时候,玄河突然想起来了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不由道:“生命之主,我有一件事情,需要想你请教。”

    生命之主道:“是为了复活一个人?”

    玄河略微一怔,旋即释然:“不错。”

    “这一切,都在定数之中。不过,这一件事情,也并不是我一个人能够成就得了的,还需要时空之主的帮助。”

    时空之主登时点了点头,猛地一下,双目爆射出来强烈的精光,闪烁着时光与虚空的光彩,一下就仿佛洞穿到了遥远的未知深处。

    登时,在时空之主的目光深处,遥远的时空尽头,显现出来了一片浩荡的天地血影,其中正有两尊强大的人物,在殊死搏杀。

    “是师尊和目无神!”

    玄河猛地惊呼起来,丹丹也立刻全身震动。

    “走!”

    玄河毫不犹豫,大手一抓,直接卷起众人,猛地双手一撕,裂碎虚空,向着时空长河的更深处而去。

    在更加深邃的时空深处,天地之间,到处都是血影,足足有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道血色影子,早漫空飞腾。

    “这是万血元灵魔道的至高奥义,万血魔祖的无上神通,化出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尊血神子,每一尊,都是真正的自我!”

    “目无神此人,难道是那魔道祖脉之一,万血元灵魔道的祖师的转世之身?”玄河讶然说道。

    元皇祖师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真正的万血魔祖,早就已经陨落了,彻底陨落,这个人的来头,恐怕是更加惊人。”

    “更加惊人?”

    玄河略微一怔,已经带着众人,撕裂虚空,降临到达了当场。

    当场之中,有一名须发苍白的男子,面如青年,但是却显现出来一种苍老悲怆的意味,手持一口杀剑,正在无边虚空之中,纵横杀戮。

    “此人,倒是真正的太古杀戮之主的转世!当年,天地之间,杀道大成者不过寥寥数人,最为强大的,有三个人。”

    须弥之主说道。

    玄河目光一闪,便明白了过来:“一位,是缔造了至上至尊无极天的无极帝君,一位,是缔造了真皇赤血天的赤血大帝?”

    “不错,还有最后一个,就是杀戮之主。太古的那一场大战,人人都在杀戮,使得天地之间,杀戮之气沸腾到了顶点,一举成就了两脉以杀戮为主宰的诸天,传说之中,杀戮之主,就是因为一个女子,才失去了本该属于他的一股机缘,没有能够登峰造极,成绩诸天。”

    “那个女子是谁?”

    元皇祖师忽地嘿然一笑,道:“那个女子的来头,就更加非同小可了,据说,是缔造了至上至尊幽冥天的无上幽冥轮回帝君的女儿”

    玄河登时惊骇得不能言语,简直是匪夷所思。

    如果是这样玄河猛地一下,伸手一抓,从通灵之塔之中,便有一条长长的虚空通道被打开,在那通道的尽头,猛地一下,显现出来了一片光影,其中是一片五色曼陀罗的花海,花海之中,一片花床,上面躺卧着一个女子。

    这个女子,容貌绝美,这个时候,依旧是如同无数岁月之前,她最后陨落的那一刻一般,没有丝毫变化。

    丹丹的双目之中,立刻涌出清泪:“娘亲”

    “无上至尊幽冥帝君,在成就无上至尊帝君业位之时,又缔造了九幽轮回,传闻之中,是想要将天地之间的一切,都打入其中,使得天地都在轮回的运转之内。终于在远古末世,爆发了天人大战,不过,那一战,我等都没有出手为幽冥天执掌就有轮回的,九死轮回之主!轮回之主,传闻之中,掌握轮回祭坛,战力无双,号称是帝君之下第一人!幽冥帝君的独女,便嫁给了此人,后来在远古末世的大战之中,似乎是杀戮之主重新出现,与轮回之主大战,双双陨落,似乎是天地之桥的崩塌,最直接的原因,就在于此”

    元皇祖师轻描淡写地,诉说出来了许许多多震撼人心的秘辛。

    这些秘密,每一个,都能够震动诸天。

    元皇祖师说不知道目无神的来头,其实,他这么会不清楚?

    这一刻,玄河也清楚地知道了。

    “原来如此”

    天地之间,到处都是四处冲击扑杀的血神子,岳山手持杀剑,纵横击杀,每一剑出击,都能够击杀一尊血神。

    “轮回之主命运流转,终归你我,还是要再战天地!”

    那血海之中,传达出来了狂放的咆哮:“岳山,我是目无神!我早已不是什么轮回之主,你也不是杀戮之主!”

    嘭!

    两人在瞬息之间,便再度交手了不知道多少亿万次。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虚空之中剧烈震动,一股威压一切的大力,轰隆碾压了下来。

    一尊伟大的祭坛,碾杀下来,轰隆一声,直接镇压向了目无神!

    祭坛之上,高高站立着玄河,玄河手牵着一名少女,正是丹丹。

    玄河冷笑着,语带讥讽地说道:“目无神,当年天地之桥上,你也是那样亲手击杀了幽冥公主,才抵挡得过杀戮之主的麽?你可认得此物?可惜,当年在太虚人间的时候,真正的轮回之子,应该是你,却被我捷足先得了”

    目无神目光一动,毫不在意,猛地一下,逆天便是一拳,亿万血光凝练一体,居然也化成了一尊巨大的轮回祭坛,轰隆一击,与玄河镇压下来的轮回祭坛重重轰击在了一起。

    “小子,让你捷足先得?那是因为,本座早已经参悟了一切,深刻知道,过去种种,都是过去,只有未来,才是根本!你大约不知道,你之所以能够得到轮回祭坛,那是早已经谋划已定的定数天地未来,新的大时代,只有无上的轮回,才能够主宰!你以为,你得到了轮回祭坛,居然是好事?不知死活”

    轮回祭坛,猛地一下,沉重轰击在了一切。

    就在这一刻,突地虚空剧烈抖动!

    一股伟岸无俦的大力,从未知的所在,降临了下来!

    恐怖!压抑!令人窒息!

    这一刻,玄河几乎是立刻就想起来了,他曾经亲身感受过这种气息。

    无上至尊帝君的气息!

    “帝”的意志!

    嘭!

    一尊伟大的黑色大手,洞穿天地,轰隆一下,轰击了下来!

    “幽冥帝君!幽冥帝君!你居然第一个出手了”

    元皇祖师彻底震惊,猛地一下,发出了惊天狂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