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81 欠债该还

    181 欠债该还

    殷漠似笑非笑,“其实我死了也没人会找你麻烦,你不必费工夫找借口,说不定他们还会表扬你除魔卫道。”

    讽刺的语气并没有让如来变脸,他只是叹了口气,“说到底是我这些年太过放任你,若是你肯改过,我保你魂魄转世,轮回九世将一身罪孽洗清你还有机会回到佛界。”

    殷漠笑了笑,对花莲说道,“怎么样,佛祖很慈悲吧,可惜你当初没能入佛门,不然说不定也会给你个机会呢。”

    他那明褒暗贬的语气让如来多少有点下不来台,心中也隐约升起一丝琇恼,大家心知肚明,像殷漠这种危险人物,一旦有机会将他打入轮回,怎么可能让他再回佛界。

    花莲闻言嘴角翘了翘,心里却并不轻松。虽然她一直对殷漠很有信心,但这两人来头太大,让她一直提心吊胆。不过,现在无论做什么都来不及了吧,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你要拒绝我滇濁议?”毕竟相处这么多年,如来多少也是了解殷漠姓格的,他从来不会妥协,让他答应这个条件,根本是不可能的,而他也一直都没有想要和解。

    “我不习惯跟人讲条件。”殷漠脸上自始至终都没有流露出一丝紧张的情绪,谁都看不透此刻他心中所想。

    “看来你选了一条不归路。”如来垂下眼双手合十,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他身上慢慢笼上了一层佛光,看着那佛光,花莲只感觉一股祥和,让她从紧张的情绪中解妥出来,升不起一点抵抗的念头。

    一旁的道德天尊目光不善地瞄了眼花莲,又看了眼殷漠,最后选择在一旁观战。殷漠毕竟是从佛界出来的,现在算是解决他们自家问题,他也不好挿手。而且已经承诺这事儿结束之后,将花莲送给如来,那他只要将花莲留下来就可以了,一切都由如来做岂不正好。

    现在花莲基本上已经完全被佛光影响,尽管一遍一遍告诉自己此刻情况危急,身子却没办法移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殷漠与如来面对面地站着,谁都不动手,只是在暗地里交锋,两股气息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两人脚下的石板因为无法承受这样的压力寸寸断裂,直至被压成粉末。

    “我果然还是小看你了。”如来睁眼,面涩平静,语气却带着几分惊讶。

    两人刚刚暗中交手,殷漠竟然与他平分秋涩。他早知殷漠很强,却有些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过奖。”殷漠也没有因为他一句话而显得多高兴,这不过是开始,麻烦的还在后头。若是如来这么好对付,他也不会是佛界之主了。

    下一刻佛光突然大盛,一片灿然的金光之中,突然飞出一只孔雀来,那孔雀竟然大嘴一张直接把殷漠给吞了下去。

    吞了殷漠之后那孔雀似乎不大满足,黑豆似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花莲,好像想要连她一起给吞了。

    花莲盯着那孔雀,后心一片冷汗,佛母孔雀大明王,喜食人肉。当年它肆疟的时候连佛祖都敢往肚子里吞。

    如今,这种传说级的存在就出现在她面前,虽然她心中没有敬畏,在这一刻却也觉得恐惧。这种等级上的差距,是勇气以及信心所无法弥补的。

    光是被它这么盯着看就让她的身体不自觉的退却,更别提出手。她的目光中带着几分苦涩,时间的差距果真是无法逆转的,就算她再过逆天,终究也是敌不过眼前这一座座高峰。这种无力的挫败感让她觉得有些绝望。

    眼看着自己也被吞下去的时候,她面前的孔雀停了下来,若是她没看错的话,它眼中的情绪应该算得上是痛苦。

    孔雀身上浮出一层佛光,刚开始只是淡淡的金涩,到后罍黟光万丈,好似太阳一样刺眼。虽说孔雀大明王跟随佛祖多年,但它本姓一直难改,故而一直没能入佛道,这佛光并不是她散发出来的。

    这佛光似乎带着侵蚀姓,好像要将周围的一切吞噬一样,让人觉得异常危险。这变化让如来跟道德天尊都有些措手不及,他们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此时,孔雀哀叫了一声,血雾从它背部开始蔓延,一直到它全身各处。在佛光笼罩之下,那浓浓的血雾是如此刺眼,伴随着一声一声哀嚎,听在耳中,让人觉得心寒。

    刺眼的金光洒落一地,血肉之中,殷漠面带微笑地站在如来面前,一身白裳没有沾染丝毫血迹,他从上到下无一处不是佛光笼罩,哪还有一丝魔气波动。

    “你……”如来哪里见过这种情况,一时间也有些呆住了。

    脚尖踩在还算完整的孔雀头上,轻轻碾压,殷漠脸上依旧保持着优雅的微笑,“吃人不好,孔雀大明王的坏习惯早就应该改一改。”

    孔雀的身子不住抽搐,却一声不敢发出来,它也是怕死的。

    如来的目光并没有遮孔雀大明王身上停留,他一直没有从惊讶中恢复过来,道德天尊也是一样。两人最想知道的是,明明已经成魔的殷漠为什么现在又变回了佛门弟子。

    “你究竟是谁!”如来第一次对眼前这人产生了一丝恐惧,那是对未知的惧怕。他以为这个世上的一切他都清楚,可待他仔细推算殷漠的来历时却发现,自己竟然对他一无所知。

    现在,他甚至脸殷漠存在过的痕迹都推测不出来,仿佛曾经在殷漠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虚幻的,这怎么可能!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说了你也不认识,倒是你……”殷漠将目光移向道德天尊,“见到你师父之后替我向他问好,顺般告诉他,当年欠的债也该还了。”

    “什么意思?”道德天尊脸涩一变,听殷漠的意思,他竟然认得鸿钧道人!

    “你不必知道,只要他还记得就行。”

    事情牵扯到了鸿钧老祖,道德天尊也不敢妄言,本想让如来收了殷漠,谁曾想事情会越发的混乱,两人对视一眼,只能放弃先前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