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章 流尽热血为山河

    整整一夜间,李宗也不知道自己杀戮了多少妖兽,凭借着生生不息的特性源源不绝极速恢复内力,死在他手下的妖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面色苍白的李宗站在城墙上看着地下尸山血海,缓缓收起长剑,身上衣袍破碎长发凌乱,双眼中杀意久久难退,身后四个少女也惊惧的小脸惨白,白裙化作血红色,手中长剑滴血。

    大战到天亮,幸得王长老全力出手击败夜蝠妖王后,连连出手扫荡,使得战场上一度占据优势的众多妖兽陷入被快速收割的局面,只能四散溃逃而去。

    李宗从妖兽围攻中救下孙蕾沈玉知画三人,从沈玉口中得知叶泷不幸丧命,曾毅也伤心过度昏了头,死战不退要给他表弟报仇,众人劝阻不住他,结果两兄弟尽皆丧命!

    知画远比叶泷曾毅两兄弟聪明,知道李宗会尽量照顾自己表姐孙蕾,所以躲在孙蕾沈玉两女身后,而且两女实力极强,也能让她保命的机会多了几分。

    李宗安抚好孙蕾沈玉知画三女,让她们先进城疗伤,叶泷曾毅两人的尸体也被收敛起来,将会送回大夏城安葬。

    军阵破开之后,乐燕险些丧命兽腹,幸得赵智舍命相救,才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李宗扫视一圈唯独不见张海,转身问向赵智。

    听到李宗发问,乐燕伤心欲绝的伏在赵智身上痛哭起来,眼中泪花源源不断涌出,赵智无奈的摇摇头,满脸苦涩的低声道:“张海也死在螳螂妖手里了,尸体破碎太难找了。”

    李宗眼中闪过一丝痛惜,让赵智扶着乐燕进城疗伤,两人都身受重伤,再无战斗能力。

    叶泷曾毅张海三人都是出身武林世家,深知临阵逃脱拖累家族的下场,宁愿战死都不会和江湖武者一样转身逃窜,混乱中李宗也未曾来得及救下他们。

    两世为人,李宗坚若铁石的心肠也泛起苦涩,他的实力在这残酷的战场上只能勉强保护水氏姐妹王虹连娟四人,叶泷等三人丧命的太快,他连救援都来不及!

    这场战斗,两万黑甲士兵战死八成,支援来的江湖武者和原有的联盟高手中通脉境高手死伤大半,十数名归元境高手除被李宗击毙的一个江湖门派武者,仅存六人,若非李宗来得及时,就连李宗四师兄也差点被青螳螂妖当场杀死。

    一旁服了丹药的四师兄方长老已经保住了命,一道风刃险些将他拦腰斩成两端,幸好他穿着内甲,只是五脏六腑移位,李宗让四个少女和白凤先去休息,转身去寻王长老。

    王长老在城楼下指挥着为数不多的几名银甲将军,给武者士兵们发放中级丹药,他这位炼药大宗师精通疗伤之术,及时出手保住了不少高手的性命,一旁大师兄李长老也在忙碌着。

    李宗走上去忧心忡忡的说道:“南城门动静不小,似乎还未结束!”

    “唉!”

    王长老抚须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东城门侥幸才坚持下来,根本无力转移过去帮得上忙,你先去休息,为师一会过去看看。”

    李宗微微点点头,天地部弟子战死三人,江湖武者和联盟高手死伤更多,此时东城门也无再战之力。

    险而又险才守得住本部,若非李宗舍命下去阻拦螳螂妖,王长老又及时击败夜蝠王插手进来,现在进城的就是妖兽大军!

    南城门集结了城中大半力量,若还是被妖兽打破,大家也只能亡命逃窜了。

    城中废墟旁边,白凤收拢着羽翼站在一旁看着四个少女打坐恢复,李宗知道它也累坏了,喂了它两颗丹药,盘坐在一旁守护着。

    连娟转修这门绝世内功后,不但实力提升极大,而且恢复内力速度也远超其他三女修炼的顶级内功,很快运功完毕睁开眼,李宗让她守护着王虹和水氏姐妹,自己则站起身前往南城门看看。

    待到李宗赶往南城门,战斗已经进入收尾阶段,战场上一副炼狱场景,浓郁的血煞之气冲天而起,王长老正站在城头上与方禹等人谈话。

    见李宗神采奕奕的走过来,方禹略显疲惫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欣慰,低声吩咐道:“这座城无法再守了,我斩杀了灵狐王它们都不愿退去,看来是吃定我们了,李宗你立即带领三面城门剩下的天地部弟子返回大夏城!”

    李宗并未直接答应他,而是先去集结活着的天地部弟子。

    南城门这边原有十五名天地部弟子,得了众多长老照顾,还是阵亡了七人,赵明祥带着剩余七人在城中疗伤,见到李宗前来,他眼中神色躲闪,神情有些不自然。

    早就憋着一腔怒火的地空星吕方见到李宗,当即忍不住指着赵明祥,对着李宗痛哭道:“万象生死了!这个蠢货喜欢逞强,他护住赵明祥,赵明祥却害死了他!”

    李宗锐利的目光落在赵明祥身上,见他沉默不语低着头,沉声道:“长老令全员返回大夏城,回去再说吧!”

    李宗知道赵明祥与万象生关系极好,自小玩到大亲如兄弟,但是吕方指望李宗向他发难,也是不可能的,赵明祥的事情自有联盟处理,李宗也管不了。

    陨落了一个地煞星,绝不是一件小事,尤其是极有天赋的万象生。

    西城门受到的压力最小,死伤却也不在少数,李宗与镇守在西门的执法殿太上长老说了方禹的谕令,他很直接,让李宗赶紧领走赵虚等人,免得拖累他。

    赵虚一脸失神的躺在地上,眼中一动不动,仿佛尸体一样,他身后盘坐着燕归一等人,身前却整整齐齐摆着六具残破的尸体,都是一直跟随着他的天地部弟子。

    见李宗前来,燕归一忍着肩膀剧痛站起身,一脸哀伤的说道:“我们这一队死伤很重,这家伙一直很自责,谁也劝不了他。”

    六具残破的尸体中不乏李宗曾经交手过的赵安,以及极为少见的女性弟子玄英,赵安被撕裂身体而死,玄英则只剩下一个头颅,和她同为姐妹的叶琼倒在一旁同伴怀里啼哭,其他四个也是熟面孔,都是跟了赵虚很久的天地部弟子。

    李宗知道赵虚是个颇重义气又好面子的人,死了这么多小兄弟,他满心自责也是预料之中。

    “长老令全员返回大夏城,你们去东城门集合!”

    李宗摆摆手让燕归一领着剩余不多的几人先行离去,蹲在赵虚身边叹道:“你可能不知道,万象生也死了!”

    “你骗我!”

    赵虚骤然活了过来,狰狞着面孔怒吼道:“他实力仅次于我们几个,别人都没死,他怎么会死!”

    “问赵明祥吧!”

    李宗拍拍他的肩膀,还是决定告诉他事实,万象生和赵明祥赵虚关系都很好,只是赵虚不太看得上赵明祥,导致万象生只能在中间为难。

    不用李宗再多说,赵虚提着金锏怒气冲冲的直往东城门而去。

    一行人来到东城门,赵明祥吕方等人已经先行赶到,赵虚提着金锏冲上去厉声喝道:“万象生呢!”

    吕方刚想出言,见李宗站在赵虚身后微微摇头,只好强忍着怒火看向赵明祥。

    赵明祥默不作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杀了你这奸贼!”

    金锏力劈华山般落下,数丈长的锏影直冲赵明祥而去,可是赵明祥竟然缓缓闭上眼静等受死!

    “够了!”

    童治长老的身影忽然出现,他伸出坚若神兵的手掌电光火石间抓碎锏影,怒声道:“还嫌死得不够多?现在我们连交州都不如了!还要自相残杀?李宗,你是怎么统领他们的!”

    李宗纯属当做没听见,反正赵虚赵明祥都不是真心信服他,见打不起来,沉声道:“那就出发吧,早点走还能走得掉!”

    一旁众人纷纷登上马车,面如死灰的赵明祥也被身边两个同伴拖着拉上马车,童治则在一旁劝导着赵虚。

    一行人绕湖向北归,李宗乘着白凤带着四个少女,下方十数辆马车中有近半都是战死的天地部弟子或者联盟长老的尸体,将会带回大夏城妥善安葬。

    沿途不时有零零散散的妖兽冲击,可是也挡不住李宗和童治长老出手,马车很快出了阳湖进入安全地界。

    李宗指挥着白凤落下去,跳到童治马车上,见他一脸疑惑,低声道:“我准备去看看青徽两州援军,你带他们先走。”

    童治一脸严厉的呵斥道:“太上长老严令你返回大夏城,李宗你不要逼我擒下你!”

    “我感觉不妙!”

    李宗仿佛听不到他的呵斥,凑过去忧心忡忡的说道:“青州那边我总感觉不对劲,不看一眼我说什么也不放心,城中还有很多人手,若是等不到他们,肯定会全军覆没,到时一切都完了!”

    盘坐在一旁的赵虚适时睁开眼,低声道:“还是让他去看看,万一不对劲也好通知长老们撤退!”

    童治内心极其犹豫,撤回天地部弟子本就是为了保存最后的元气,经过此劫禹州只怕已经沦为九州倒数第一,若是天地部死绝,那禹州近百年都要完了!

    这批天地部弟子中最珍贵的就是李宗,方禹等太上长老严令他看好李宗等人,可是李宗说的话也不是胡言乱语。

    李宗见他脸色有所放缓,低声道:“青州的人未必可靠,你自己也知道,我快去快回还能赶上你们!”

    “你注意点!”

    见李宗不待自己答应便离去,童治连忙叮嘱一句。

    李宗踩着马车一跃十数丈高,跳到白凤背上,指挥着丫丫绕行向西。

    四个少女这几日被吓坏了,盘坐着闭目修炼内功,生怕拖累了李宗,连脱离队伍都未察觉到。

    白凤横穿阳湖一路向西,飞行在数千丈的高空上,便是先天境高手都不易发现它的行踪,李宗全力施展九幽之眼,追踪着陆地上可能出现的青州队伍,可是足足飞行到了两州交接仍然见不到人影。

    李宗不得不唤醒四个少女,在两州交接的一座小型城池中落了下来,独自跳下去问话。

    “李公子!”

    李宗刚刚进城,城主便带着一队人连忙迎上来,似是早有预料李宗会来到这里。

    李宗皱眉问道:“可曾见到青州援军从此路过?”

    “李公子请看此信!”

    此城城主是个中年男子,一脸恭敬的将袖中信封交给李宗。

    李宗缓缓打开信封,信上留名竟然是秦建!

    李宗恨得双眼通红,转身跳上白凤就走,秦建是个可信的人,绝不会轻易骗他,青州盟主赵平看样子不但不会派出任何人手相助,而且还设下了陷阱在等着他!

    一旦除掉他,禹州此次遭劫后想找一个能报仇的人都没了!

    白凤挥动华丽的羽翼加速飞往阳湖郡城,连娟焦急的问道:“为什么不寻援军了?”

    “我一定要杀了赵平这畜生!”

    李宗愤怒的咆哮声响彻天际,身后四个少女很快也明白过来,一个个恨得紧咬着银牙。

    纵然白凤已经是归元境,飞行速度冠绝天下妖禽,绕了这么一圈回到阳湖郡城也接近天黑,李宗担心被先天境妖禽王者撞见,让白凤横跨阳湖从西城门入城。

    城中高手认得他的白凤,纷纷闪开让他落下来。

    李宗直接来到方禹等太上长老面前,厉声道:“赵平是骗你们的,他连一个人都没派来!”

    方禹招招手让他安静下来,他活了两百多岁,早已见过了各种欺骗和谎言,轻声笑道:“不要惊慌,赵平想落井下石我们也猜得到,徽州的高手我也传信让他们绕行前往大夏城了!”

    “为什么?”

    李宗见面前五人一脸淡定,自己的师尊王长老甚至都未睁开眼,忍不住问道:“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不放弃阳湖郡城?难道在这里等死?”

    王长老缓缓睁开眼,满脸欣慰的笑道:“你已经长大了,但是还不够成熟,该走的人都已经走了,剩下的人都是走不走都无所谓的,我们五个随时都能走,但是这城中还有几万人,即使我们放他们逃走,也逃不出妖兽的追杀!”

    方禹微微点头说道:“这座城守不住了,但是还要为整个禹州拖住时间,我们五个走了军心便散了,禹州的血流的太多了,每一条生命都要死的有代价,禹州才有希望撑到最后!”

    他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出最残忍的话,李宗却无力反驳,他一时间愣在了原地,最终缓缓走到一旁坐下。

    王长老招招手让门外四个少女走进来在一旁坐下,满脸慈祥的笑道:“看到宗儿和这些小女娃,我就知道禹州的血是流不尽的!”

    方禹等人纷纷苦中作乐般朗声大笑起来,现在他们倒是觉得李宗好色到不是坏事,经历此劫后如果禹州尚存,最缺的就是人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