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46:“模型”下海

    感受着已近傍晚的凉风,今天的黑夜像是来的早了很多,一滴豆大的雨点落在了楚栖梧肩甲上,发出一声闷响。

    几秒的时间,“模型”四周就如同多了圈水帘做成围裙的水母,雨水冲走了一地烟头。

    张扬跑来抬头朝着“模型”上楚栖梧拱了拱手。

    “大人,镇民已全部进入,基地跟各处的制造地都已经搬迁完毕,东来军除1000防守人员也都进入。”

    楚栖梧任凭雨水打在身上,顺着战甲缝隙横流,“让所有发动机都启动吧,发信号让拖拽船做好抗击海啸准备。”

    眼前的三百多艘拖拽船,在“浪花”袭来后还不知剩下多少。

    虽说都做成了密封的铁盒子不至于被打翻击碎,可冲到了岸上的话船员就只能留在陆上躲避或是被各宗来人抓住。

    哪怕还是跟“模型”相连,为了有足够的力量将“模型”推进大海,也要主动切断缆绳。

    “通知下去,发动机一定要在海浪过来后,“模型”受力时全部启动,早了晚了都不行!”

    实在是发动机的功率都太小了,所以才准备了2万台的发动机提供动力,有些还是粗制滥造的存在。

    如果不能趁着浪潮的力量一起启动,会造成很多的发动机崩坏,失去了动力后只能在岸边等死。

    2万个发动机启动后发出“嗡嗡”的声音,整个“模型”都感受到了急促的震动频率。

    一时间地上还有“模型”上的雨水受到震动都跳起了舞。

    距离“浪花”的爆发还有5个小时,而海啸从百里开外过来只需要10分钟,现在只剩下等待。

    楚栖梧腿搭在扶梯上,滑下了“模型”,200多米的高度瞬间就到了地面。

    “走,进去看看那些高高在上的宗门修士。”

    张扬听完跟在楚栖梧身后,一脸的兴奋。

    面前74个修士,都被没收了武器戒指,关进一个个万钧铜制造的人型模具中,连个指头都动不了,更是被种下不止一根封灵针。

    嘴上塞着妖兽筋的结节,这东西使劲还是咬的动的,极有弹性。

    “我不打算听你们说一句话,你们听我说就好了。”

    楚栖梧甩了甩头上雨水,点了一支烟坐在一个个被固定在墙上的“雕塑”旁。

    “我知道你们已经通知了宗门,他们赶不到了。”

    “从这么多人型的模具你们就该知道我准备的有多充分。”

    楚栖梧突然从椅子上起身,将头伸向黑天,眼角似要裂开。

    “为了你们眼前的一切,东来镇累死了83人,知道为什么吗?都是你们宗门逼的!!”

    “他们想活命,你们每次宗门大战就能山河破碎!他们想安稳,你们每年征召多少民夫去挖矿!”

    墙上挂着的“模具人”一个个都“呜呜”乱叫。

    楚栖梧手上戒指一闪,握着鞭子抽在了身前一名云岚宗元婴脸上,因为只有脸露在外面。

    “我知道,你们会说我也让他们挖矿,不一样!!我是为了制定以后那个标准,牺牲在所难免的话,包括我在内都能死!!”

    “你们只是为了一己之私,只是为了高高在上!!”

    楚栖梧还在抽着,那人脸上已经一片模糊,可能等脖子以上血肉被鞭子磨光,他就是第一位被鞭子抽死的元婴修士。

    “等着吧!我跑掉了你们暂时不死,我跑不掉你们肯定先死!”

    转身出了满墙“模具人”的牢房,原本宴会厅的“昙花”也被放在了这里,一旦有人脱困,只需有一发子弹打在上面就都玩完。

    杨荫泽已经带着“种子”先一步往预定海域赶去,这时候应该已经距这里有3000公里了吧。

    “模型”内所有的白光灯都已经打开,比白天还要明亮几分,一间间的简易舱室被制作了出来,用于装载不同类型的材料。

    还有地板上焊接的密密麻麻座椅,每个座椅上都有人已经系上了安全带坐在那里。

    大部分的人都以为这是建造基地的搬迁,东来军以为这是一次演练,不是楚栖梧想要在生死关头欺骗他们,只是为了更多人的活命。

    时间“滴答”,海水“哗啦”,时间终于熬到了“浪花”爆破的时间,雨也停了下来。

    “给拖拽船发旗语,准备确认。”

    “通知“模型”内所有人,做好抗冲击准备!”

    “去确认那74个“模具人”挂的是否牢固,锁死牢门后让肖天全从瞭望口盯紧了。”

    “所有发动机组听到“出发”指令后,第一时间拉闸切换进动力传动系统。”

    “现在不是演习!所有人不得交头接耳,不得私自解开安全带,违令者杀!!”

    楚栖梧通过“模型”内的传声系统,将指令传达给需要协调配合的每个角落。

    这一刻,很多刚进入东来军不满一年的人发生了骚乱,这是不可避免的,“啪!”在空荡的大厅尤其的响。

    站起身的一人被狙击枪打在脑袋上没了性命,不管他之前为东来镇做出过多大的贡献。但这一刻他违背了军令!

    已经被收缴了武器的东来军坐在椅子上,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所以眼神都有些惶恐。

    “来了!!!”

    “浪花”爆炸了,那特殊的海底地形跟深度,卷起的海啸已经超越了“模型”的三百米高度,不足10分钟就已经从百里外奔到了东来镇。

    “呼呼”的声响,震动的地面,颤抖的众人。

    有些白光木被震的“哗哗”作响,连带着发出的光源也是忽明忽灭。

    “咚!”

    一声巨响,是海啸拍在了“模型”上,由于西面固定架的支撑,只是向西移动了两三步。

    所有人有种想要将三天前吃的饭吐出来的冲动,更有人因为紧张,身体绷得太僵硬折断了手臂。

    紧接着抗压壳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响,海中的大小生物被席卷着砸在了“模型”上。

    一直持续了10秒,“快!!脱离西面的固定支架!!炸开它!!”

    “嘭”“嘭”

    声响不断,怕跟支架连接的卡扣被海啸冲击的变形,都安装了炸药,只要海水回流就把支架炸开。

    这时候特意而为的地形发挥了作用,海水汇集后仿佛漏斗一样朝着“模型”冲来。

    “出发!”

    所有的发动机组开始介入动力系统,开始向下面两万个巨大的滑轮提供向东下滑的动力。

    时不时传来“咚!”“砰”的声音。

    还是有不少的发动机经受不住巨大的负荷毁坏或是停止工作。

    “快维修,换零件!”

    借着回流海水还有发动机的力量,“模型”微微动了一下。

    只要移动,向下的力,海水的推力,发动机的动力,就能支撑着加快向东滑行。

    “模型”下面滑轮发出“吱吱”的难听声音。

    拖拽船的情况比楚栖梧预想的要好很多,只有不到50只被抛到了岸上,缆绳本就很松,倒是没有崩断的情况出现。

    海面的拖拽船也开始发力,一条接一条的缆绳绷紧,船头上翘使足了力气将“模型”往东拉。

    楚栖梧紧绷的身体这才有些放松,有些松垮的被安全带固定在指挥室的椅子上。

    “模型”已经不需要上岸拖拽船的牺牲就可以向东滑行,甚至可以拉着那50条向东,重新将他们拉进海里。

    “去!告诉被卷上岸的拖拽船保持连接,动力足够!!能将他们拉回来!”

    然而命令还是晚了,岸上的拖拽船,很多都已经主动将缆绳摘除。

    从“模型”顶部升起的瞭望塔疯狂的打着旗语,希望岸上的拖拽船能够看到。

    “嘭”

    一只解除了缆绳的拖拽船执行了“炸船”的命令,船上人员并没有离开,选择了自杀!

    不想让宗门知道东来镇已经将灵力发动机用到了船上。

    还好夜里挥着发光的手旗极为容易看到。

    剩下拖拽船能重新连接缆绳的又都挂上缆绳,连接不上的也有附近拖拽船帮忙。

    岸上还是有水的。

    跟“模型”有连接的拖拽船会被重新拉进海里,有没有动力都无所谓,都向着没有缆绳的船只驶去,哪怕打坏了浆叶也无所谓。

    没有人愿意去死,选择去死有时候也是一种责任。

    持着手旗的通讯兵不停的挥舞着手里的发光旗,看着三只已经爆炸的拖拽船,脸上的泪也没空擦一下。

    楚栖梧听到只损失了三艘拖拽船,船员活着的可能不大,心里竟有“还好”的念头。

    皱了下眉头,是越来越冷血了吗?

    不,牺牲肯定还会继续,这是对阶级的挑战,只有值不值得,没有舍不舍得!!

    “哐”

    “模型”发出一阵嘈杂的声响,底部的滑轮有些都被碰撞毁掉了,楚栖梧却长出了一口气。

    安全了!

    到海沟了,东来镇已经脱离了岸上。

    “张扬,去安抚大家的情绪吧,记得带上枪,只要骚乱就镇压吧!”

    说完这句话的楚栖梧一脸的没落,他能想象得到,肯定有人扰乱,也只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而已。

    可是如果没有铁一般的纪律,即便大家逃出了宗门的视线又如何,是要憋在海底不知多久才能上岸。

    现在不狠心给他们画标线,那没了规矩早晚会解散。

    “模型”逐渐平稳了起来,在黑夜中不时闪着旗语的灯光,被拖拽船拉着向东。

    东来镇一片汪泽,连镇城都被泡在水里。

    靠近岸边的山脚处,三只已经被炸的扭曲的船只半埋在泥沙中,船舱内更是各种扭曲的金属零件。

    剧烈的爆炸,使得船员都尸骨无存。

    这笔账,被楚栖梧算在了那74个“模具人”身上,那半死的云岚宗元婴直接被鞭子抽没了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