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39 :“彩虹”出世

    楚栖梧也对东彩的这套战甲极为期待,毕竟是迄今为止打造的最贵的一套,还是集合了整个战甲研究所所有的技术积累才完成的设计。

    只是胸甲就在液压机上日夜不停的压了3天,而后更是用最大的锻造机捶打了5天才做好。

    之前哪怕轻灵银的战甲,也只是液压机带着模具一次就能冲压完成,东彩的这套竟然用上了锻造机,还是最大的那个。

    “我来,我来。”

    待冷却后,东彩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了还是乌漆麻黑的胸甲部件,手上法术召来清流不停冲洗。

    外表的寒铁散发着摄人的气息,中间的乌钢,内层的绿地铜在边缘处可以看到清晰而整齐的分层,三种材料互不影响而又密不分离。

    这也是为了以后刻画那种沉浸类的阵法做基础,如果材料分层太多驳杂,那阵法的效果就会大大折扣。

    胸甲该有的线型弧度,流畅无比,而且没有一处凹凸不平的地方,甲面透过穹顶反射的光斑,都在说明锻造的工艺之高。

    楚栖梧看着开心的东彩,突然发现这女孩除了一身娇病,还是有优点的,宗门保护的过了头,带着傻傻的纯真。

    “这才刚开始呢,就你那地底琥珀,还不知道要磨到什么时候,磨完了还要抛光,天天等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冲着东彩笑了笑,她手上黑粉不小心擦在了脸上,楚栖梧也不点破,“这里汗臭跟油腻混杂,要不你先回去等着?”

    “回去多无聊,就在这呆着吧。”

    为了把那块地底琥珀掏空,已经废了台镗机,还有一地的刀盘跟镗杆,好在基地现在各种设备跟配件大把,也经得起这般浪费。

    不过楚栖梧还是蹲在地上一脸的痛苦,“这可都是千韧钢的镗刀,哎!”

    东彩也有些不好意思,拜托人家给自己打造战甲,造不好了自己虽怎么说,可现在效果这么好,还给设备搞坏了。

    “楚栖梧,这些东西多少灵石,我赔给你。”

    其实也没几个钱的,楚栖梧顿时有了欺骗纯真少女的罪恶感,“老大价钱了,这灵石都买不到,是多种特质的合金叠加锻造的。”

    “那怎么办!”

    楚栖梧低头转了转眼睛,东彩纵然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可黑天那关也是难过,还是不要东西了。

    “你不是会阵法么?能不能偷偷传我几样实用的。”

    “想都别想,没门!”

    本来还好好的,东彩就突然变了脸,“你下次再让我教你阵法,等战甲做好后我就拆了这地方。”

    “呃”

    宗门密法果然还是严防死守么,楚栖梧也只是试探着随口说一下,不答应就算了,“那你赔我灵石吧,一把镗刀500灵石。”

    东彩本想豪气的喊声“好”,可扭头发现了地上那么多的刀头,细细的数了起来:“5.10.15.20”

    楚栖梧看着东彩认真的样子,本想说地底琥珀最多用30根,话到嘴边停住了,看看她财力如何,既然准备坑,那就埋得深一点。

    “我的天,竟然这么多,地上就有334个!!”

    旁边正在操控的打磨师傅嘴角一阵坏笑,故意“咔嘣”又扭断了一根,嘴里还道:“小姐,你也看到了,这刀上去还没5分钟呢,之后还不知道要废多少的刀,真的心疼呀。”

    这位师傅大哥楚栖梧不认识,但是就凭这几句话,升职加薪没跑了,这套战甲完事就给安排上。

    楚栖梧有些不好意思得把脚边那筐废刀一点点挪进了桌子的衬布下面,“哎呀,咱俩什么关系”

    正在查看自己戒指的东彩突然歪着头道:“什么关系?”

    “呃,朋友关系!”

    东彩直接上来右手搭在了楚栖梧的肩膀上,“你才拿我当朋友?必须是兄弟,咱们是兄弟!!”

    “呃,呃,啊。”

    楚栖梧顿时语塞,你丫是没钱想赖账吧,看着二五八万的,你家里就没给你零花钱?多少你倒是拿出来呀。

    “这就当你给小妹我的拜把子见面礼了,是叫拜把子吧,我听这基地好几个人都这么聊。”

    东彩手搭在比自己个子高的楚栖梧身上很是难受,抽回了自己的手,将楚栖梧的手拿起来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好一个勾肩搭背,楚栖梧心里也是发怵,看了看身后一直跟着东彩的七星宗护卫,这传到黑天耳朵里,自己不会被大卸八块吧。

    接下来一个月,每每看到地上有破碎的机床零件或是断裂的钻头之类的,东彩就会很自然的拉起楚栖梧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

    全套的配件终于齐了,每个部件的边缘部分又使用了晶胶处理,熠熠生辉下又使得整体的轮廓感更强。

    “黑叔,来给我的“彩虹”画阵法!”东彩已经在第一时间带着战甲找上了黑天,后面楚栖梧才将将跑出基地没多远。

    黑天盯着这套战甲,造价之高已经将大多数炼神期穿的战甲给比了下去,如果没有达到那种效果,准备去找楚栖梧算账。

    飞剑自戒指而出,朝着战甲扎去,“叮”,犹如镜面的战甲依旧光滑,又全力扎了一下,战甲没破却有了个小小的凹坑。

    “哇”,东彩哭了起来,黑天这才想起身旁是来找他画阵法的,赶忙哄了起来,“东彩呀,我这不是怕楚栖梧骗你么!”

    要知道黑天可是成名已久的老牌炼神期修士,就是自己身上的战甲,也没有眼前这副来的坚固吧。

    至于那面罩,算了,地底琥珀的材质再薄,也经得起自己全力攻击好久,这套战甲竟比自己身上的更加出色。

    黑天看了看自己戒指里的战甲,那可是精心刻画了许多阵法的高级货呀,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脑门发热的黑天又拿飞剑攻击起战甲的关节处,依旧是火花四溅却丝毫未损,这才真正高看东来镇制造的这套战甲。

    可能玩技术的都是脑袋轴,黑天也是画阵法画出了毛病,只顾着测试战甲防护能力,待到完全认同,旁边的东彩已经哭的梨花带雨。

    楚栖梧风风火火赶来,看着地上散落的战甲部件也是一脸懵逼,胸甲不同的部位有几处凹陷,其他部件也各有损伤,倒不影响使用。

    黑天一脸的尴尬之色,“楚栖梧,修好它!”

    情况不对,还是先溜吧,“哎,我现在就去修理。”

    说完继续哄着东彩,做了一大堆保证,拿出一大堆宝贝,连带着灵石也拿出了整整几戒指,更重要的是保证再赔三套战甲的材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