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四章 剑者

    这三大剑阁当中,唯有藏剑阁出身的剑道武者最为好战,综合战力也是最强的存在,而且这流云虽然在江湖上没什么名气,不过他既然身为藏剑阁地剑的高手,想必其在剑法之上的造诣也是十分惊人的。

    那差役在入堂内前早就询问了几位,又指着其中一名有着内气境五品的年轻剑道武者道:“这位是天守剑阁的年轻俊杰,‘丛云剑’凌云。”

    这凌云的外面也只有二十多岁,名字听起来风轻云淡,相貌也偏向俊秀,但实际上眼中却是始终带着一抹浓重的锋锐之意,表情冷峻,看着便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

    除此之外差役又笼统的介绍了剩下几位,剩下的几乎都是六品境的武者,一个个都趾高气昂,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姜府尊面带欣赏之色,心中则是对此很是不屑,一群傲慢的武夫。不过这些人武力不凡,还是面带和煦道:“早便闻琼州天守剑阁出来的任侠侠者仁心,一个个都令人钦佩。此番见来,当真是器宇不凡!”

    没有谁会讨厌褒奖赞许的话语,这些傲慢趾高气昂的天守剑阁弟子更是如此。

    见这么一位朝廷大官竟然如此赞许他们天守剑阁,自然好感大生。

    一番交谈之下,姜府尊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重,没想到这群琼州来的傲慢武夫竟然和他有着共同的目的。

    没想到江恒在数月前竟然杀死了阁主的女婿!

    此番这群天守剑阁弟子竟然就是奉阁主之命来此杀那凶手的,只是这群莽夫一番探查之后,只知凶手很可能来自苍州镇抚司,但并不知道凶手具体是谁。

    而且姜府尊真的很惊讶,他没想到这群天守剑阁的蠢货,竟然还能查到这一步,只是这群人也的确嚣张,竟然敢直接寻到他府衙这里,让府衙帮忙彻查此事。

    姜府尊觉得如果他不是有求于这群莽夫,只怕早命人逮捕这群莽夫。

    他很惊讶,这群人难道没脑子吗?亦或者天守剑阁嚣张至此?

    的确,姜府尊不知道的是,在琼州,官府的力量远不如江湖势力。虽然几百年前朝廷派重兵打压过江湖势力。

    但时隔数百年,江湖势力早就在大燕日益壮大起来,天守剑阁弟子更是在琼州嚣张惯了,哪怕是县尊府尊对天守剑阁弟子都是客客气气。

    哪怕是出了琼州,这群嚣张惯的家伙也没办法扭转过来。

    他们自以为让府衙办事是给府衙面子,是给朝廷面子。

    当然他们脑子还没彻底坏死,没敢直接去镇抚司要人。

    毕竟镇抚司在江湖之上还是颇有些威名的。

    “放心,几位大侠。有本官替你们做主,哪怕镇抚司陆统领对此不满,本官两日之后也定然给你们一个交代!”姜府尊很是信誓旦旦的保证,面上更是带着喜悦之色。

    “大人能够帮忙那就再好不过了!”那为首的流云见此,眼睛也是一亮。与姜府尊的一番交谈,让他这等练剑连傻不问世事的人对此好感大增,现在听闻一府之尊竟然不顾得罪镇抚司同意此事,更是好感大增

    西街,江府。

    江恒赤着膀子站在院内,周身热气滚滚,精壮的胸膛如同吹气球一样,一会儿膨胀到似乎要爆炸,一会儿又干瘪得只剩下一对倒三角。

    心脏的淬炼,让他对气血的掌握逐渐深刻起来。

    小季端了一个大木盆坐在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浆洗着江恒的贴身衣物,时不时抬起头看一眼不远处练功的江恒,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眯成了月牙儿。

    润土悄悄地走进来,见了院子里的小季,口称小季姐。

    实际上小季的年纪比润土要小好几岁,但谁都知道少爷对小季很是不一般。

    小季笑着点了点头,伸出一根修长的葱白食指,指了指院内练功的江恒。

    润土会意,轻轻的走到一旁石阶处,静候江恒练完桩功。

    几刻钟后,江恒从入定中醒来。

    他练武,目的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熬练筋骨,而是借助淬炼心脏来打磨肌肉和力量

    他张开双眼,捏着拳头空挥了几拳。

    “嘭嘭。”

    气爆声如牛皮大鼓。

    力量似乎又增强了许多

    他是两日前淬炼至八十块骨骼的,至今已有近两日的光景,然而他体内血气和力量的涨幅,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愈加突飞猛进。

    如今已经淬炼至一百块,距离全部淬炼完毕也就在下月便能完成。

    这当然是好事。

    两日的功夫,他便已经能适应九龙狱锁真典第三重的压力了。

    现在,他已经没地方可以练习了,院内的铁木桩,已经承受不住他的全力一击!

    这种空有一身强横的血气和力量,却不能肆意挥洒的感觉,很憋屈、很难受。

    简而言之,就是没一个能打的!

    “少爷!”

    润土见他完事,轻声呼唤道。

    江恒看了他一眼,轻笑道:“有事?”

    润土点头:“有点事要向您禀报!”

    “去厅里吧。”

    小季连忙从身旁的脸盆中拧起热汗巾,起身递到江恒手里。

    江恒接过汗巾,胡乱擦了擦,再接过小季递过来的衣裳披上。

    “吩咐伙房,晌午给润土一份桂花糕,他就好那个。”

    小季甜甜一笑“嗯”了一声,细心的给江恒整理衣裳,抚平他肩头的褶子。

    润土笑呵呵的说:“多谢少爷!”

    二人前脚跨进前厅,府里的下人后脚就端着两碗茶进来了。

    待二人落座后,下人转身就出去,还顺手带上了前厅的大门。

    不得不说,自从窦氏等人进了府里后,府里的下人们,有规矩多了。

    “啥事儿,说吧!”

    江恒喝了一口茶水,轻松的问道。

    自从前日杀了那巡察使后,江恒便感觉无事一身轻,就连练功的效率都比平日好上不少。

    润土没有去喝茶,正色道:“今日城内发现镇抚司的差人被杀,一共七人,分别是银甲卫一人,玄铁卫三人,黑衣卫三人。且是被虐杀,死相极惨!”

    “哦?”

    江恒面色猛地一振,皱眉眼神凝重的看着他:“有多惨?”

    润土同样凝重回道:“挺惨的,千刀万剐,看得出生前受过惨烈的折磨,皮肉被削去大半,面容痛苦扭曲成一团。”

    “查出来是怎么回事吗!”

    江恒皱眉,面容思索可却思索不出这时候整个府城还有谁敢和自己作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