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三章 邪灵

    “你”

    韦斯特夫人拉开两人距离,惊诧地看着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心再次确认道:“你真的答应了?”

    苏瑞看着她喜极而泣的样子,轻轻点了点头,无视莉莉雅的不悦和责怪的目光。

    韦斯特夫人激动抱住她,哽咽着连声道谢。

    苏瑞看着她激动得微颤的肩膀,轻拍了拍她背部,故作轻松地笑道:“虽然我答应您了,可是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做?”

    韦斯特夫人放开她退后一步,抹了抹眼泪,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泛黄的本子,一边说道:“这是罗伊女士让我给你的,她说你看到就知道了。”

    看来,她是看透自己会答应了,连本子都准备好了。

    而且这本子就是她托库里交给自己的那本子,当初开头是正常的剧本,可只到一半,后面就是“引梦术”。

    那晚她累得躺下就睡下了,睡得很沉,可梦里的她忽觉坠落感,猛然惊醒,浑身大汗淋漓,黏糊糊的感觉很不舒服,坐了起来时视线不巧落在她的本子上。

    苏瑞很后悔当时手欠拿起看了起来,就这样中了罗伊女士的“引梦术”。

    所以现在看到这泛黄的本子就郁闷,不过还是接过韦斯特夫人递过来的本子。

    “温莎的房在”

    苏瑞狐惑地看着韦斯特夫人忽然一手托住自己的手,一手轻拍了拍。

    “孩子,不急,我看你满眼疲倦,我吩咐下人收拾三间客房,你们先休息一会吧。”

    韦斯特夫人的体贴和细心让苏瑞打从心里喜欢她。

    她是真的累了,一直在靠意志力强撑着,这一入梦也不知道又要折腾多久,受多少折磨,为了不猝死又少一年期限,苏瑞点头答谢后就牵着埃玛跟着那仆女进了一间素雅整洁的客房。

    浅紫色的日光从窗户投射进来,将那份素颜添加了几分温馨和浪漫。

    苏瑞累得脱下拖鞋就直接躺在大床上,软绵绵好舒服,睡意席卷而来,两眼朦胧,迷糊间看到埃玛犹豫不安的样子,不得不强撑起来。

    “埃玛,为了上古城堡做礼拜,你应该也很早起了赶路吧,不累吗?”

    埃玛摇摇头,看着她搅动着手指,“我不累,已经习惯了。”

    听着就让苏瑞心酸,才多大的孩子。

    怕她局促又傻乎乎想身份贵贱那些没趣的,苏瑞再次宽慰道:“埃玛,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放松点,累了就躺下一起睡。”

    说着苏瑞实在坚持不住了,往后一趟,手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然后熟睡过去了。

    埃玛看着她睡下后眼神里的不安并没有缓和,反而眉头皱得更紧,警惕地看着房内四周墙壁上的油画。

    不过一会儿,壁上油画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埃玛神色凝重,疾步靠近床边,一手以掌心覆盖在苏瑞额头,掌心发出微红幽光,另一只手抬起,食指指尖在空气中划过,指尖一合掌心轻轻推出。

    “星河图。”

    随着她轻唤一声,三个星行交错,里面细粒星阵交错纵横,散发着微红幽光的符阵渐渐扩大,最后将房子隔绝成两边。

    房子的另一边骤然出现五只黑色邪灵,时而出现狰狞双眼,时而出现龇牙咧嘴,不断撞击“星河图。”

    房内传来砰砰声回响,埃玛紧张地看了一眼床上酣睡的苏瑞,怕惊醒她。

    见她没醒才松了一口气,埃玛打量了房内一眼,四壁缝隙溢出黑色瘴气,看来它们是把房子隔绝开来了。

    不过这样也好,她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的能力,既然如此,她就能放心了。

    想到这,埃玛看向那五只黑色邪灵,眸光发出微微红光,一手稳住苏瑞心神安眠,一手掌心轻轻旋转,星河图沿着墙壁迅速扩展直至将它们反包围在内。

    “净狱。”随着她掌心向上,五团赤红之火飘起,妖娆摆动。

    黑色邪灵本能嘶吼狂叫,疯狂撞击要逃脱禁锢。

    “我不允许你们伤害她!”说着,埃玛就将五团赤红之火推出。

    “净狱”穿过“星河图”瞬间将黑色邪灵吞没在内,五团烈火熊熊燃烧,叫声凄厉狂吼,让人听得心颤。

    在埃玛松口气时,忽然中间的黑色邪灵发出意犹未尽的声音道:“有意思。”

    是暗巫附身邪灵了,埃玛震惊间,“净狱”反被吸食吞没,渐渐缩小,最后消失不见。

    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化去红幽“净狱”,且附身邪灵毫发无伤,这已然是大暗巫级别了。

    埃玛掌心不禁渗出汗珠,焦色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苏瑞。

    大暗巫看透她的想法般,轻哼一声道:“没想到有送上门的,而且还是精品。”

    “有我在,我不会让你伤害她。”埃玛目光坚定地看着她。

    大暗巫嘲笑道:“小小年纪,能有这般法力确实不凡,可是可惜,你遇到了我,今日你、她、和随同来的人,我都势在必得!”

    说着,她双手微抬,嘴年咒语,不一会儿,屋内上下传来躁动声,房门砰一声被撞开,韦斯特夫人和管家目光狰狞的撞开了房门。

    埃玛大惊,忙用抽出苏瑞心神的手一拉一划,将“星河图”延伸挡住他们的前扑。

    砰砰砰巨声响着,苏瑞动了动身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然后又轻轻合上。

    在这种情况,她还能睡?

    在埃玛觉得不可思议且放心时,苏瑞猛然惊醒,弹坐起来,惊惶喊道:“埃玛!”

    这一喊吓得埃玛身子一抖,惊慌地看着她。

    她会不会觉得自己是在骗她?会不会怀疑自己什么?会不会就不理自己了?

    不安涌上心头,埃玛黯然垂眸,等待她的质问。

    苏瑞跳下床穿好猫耳拖鞋,大步流星地走到她身边,紧张地围着她转了一圈,最后松了口气道:“幸好,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做梦呢!”

    埃玛以为她会质问一堆的,没想到她却是这么担心紧张自己的安危,惊诧之余是满满的感动。

    “你不怀疑我吗?不好奇我为什么会法力?”

    苏瑞摇摇头反问道:“这有什么好怀疑的,我比较好奇这些都是哪来的啊?”

    埃玛见她躲在自己身后,瞬间给了力量般,目光更加坚定和明亮。

    她解释道:“油画作祟,上面附有邪灵巫术,能无声无息地侵入人的心神,在那人的暴毙后,将他的灵魂吞噬,从而提高自己的巫法能力,是一种很邪恶的巫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