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章 失意故人

    听到刚刚姚万梁的话,薛瑶长舒一口气低声道:“姐姐,幸好咱们来这里了,要不然很有可能就会中他们的圈套。”

    王昕握住薛瑶的手,但是不敢出一点声音。薛瑶只觉得王昕的力量越来越大,并狠狠地攥了攥自己。

    薛瑶又要说话,但被不远处的姚万梁的声音打断了:“你们随我一道前去参加对弈大会,顺便去拜访石总镖头。各位镖师一定要注意安全,即刻出发!”姚万梁一声令下,四路人马齐刷刷地离开了此地。刚刚热闹无比的镖局门口,没过多久就寂静无比。

    见所有人都走远,王昕直起了身:“师兄,妹妹,此时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咱们就趁现在进镖局吧。这样,师兄你与我进去,随我取东西。妹妹,你去镖局的东北角在外面接应我们,我们尽量在那里翻墙而出。”

    薛瑶跳了个脚:“不行姐姐,我陪你们来不就是要帮你们的忙吗?进去的话才能更好帮助你们!”

    “薛瑶,这个事情我们没有十足的把握,如果没有你在外面接应,我和师妹心里都不踏实。也只有你在外面我们才能放开手脚啊。”唐弈雨劝解道。

    “那好!我去镖局的东北角等你们,你们要快些出来昂!”薛瑶咧嘴一笑,先行离开了。

    王昕瞥了唐弈雨一眼:“你倒是挺能哄她!快走吧!”

    唐弈雨见王昕先跑,无奈地一耸肩:“要不然怎么办呢!等等我啊师妹!”

    二人轻轻潜入镖局当中,镖局的陈设和当年没有两样,一切还是曾经的样子。镖局像是被清空了一般,除恶练武陈设的兵器和物品,没有人来穿行。

    “师妹你要取什么东西,而且如此坚定地回来?”唐弈雨边穿行边问道。

    王昕左顾右盼地回答说:“师兄,你既然知道黄铜叶镖是一个镖局的镖头所有,那么象征着镖局最高指令的黄镖令你是否知道?”

    唐弈雨忙地摇头:“不知道,从未听说过!师父是要找这个黄镖令吗?”

    王昕回答说:“不错!爹爹说将黄镖令给他带回,他还有重要的用处。这一趟他就吩咐了我这哦,吩咐了我这一件事。我倘若不将黄镖令带回去,那岂不是白出来了一遭。”

    因为路途熟悉,二人很快到达了镖局东北角,此处是镖局人休息的所在,屋内都是漆黑一片,看起来已经全部离开了。按照王鸿飞所说,王昕找到了最东北角的那块石砖,站在石砖上轻轻晃动,并未感受到异常。“师兄,爹爹说黄镖令就在石砖之下,和我一同搬起来!”唐弈雨轻轻点头,蹲下就要将手伸入石缝当中。

    可黑暗之中突然钻出了一个人影:“哪里来的窃贼,看招!”黑暗之中,唐弈雨只觉得一个和自己身材相仿的男子突然出现,并且拳风将至。唐弈雨赶忙将自己抱成一团,凝神聚力,迎着来的拳风用双肘一挡,一声闷响,二人双双退后了三步。

    “哦?还有些功夫,不错不错!继续看招!”来的男子也不停歇,一连三招直击唐弈雨,黑暗中虽然看不清对方,但是体态轮廓非常清晰,三招下来招招都是擒拿之术,唐弈雨的双臂接连被抓住,但他只用“上善若水”轻轻化解,自己犹如水中的泥鳅,只躲不攻。而对方这名男子突然发力,几记略有些熟悉的“寸土必争”接连打出,拳风当中带起了一丝沙土气息,拳风一至,劲力不衰。唐弈雨感觉面门被拳风扫过,几乎睁不开眼睛,于是轻低下头,再出“根深蒂固”定住身体,硬是接下了前三拳,但觉气血上涌,不能再僵持。

    拳风扫到了一旁的王昕。而王昕看了几招后看得清楚,这就是自家的“土形拳”,这招“寸土必争”凝结大量力量的寸拳加上内功之力才能击出拳风,拳风的大小代表了其功夫的强弱。王昕自觉能够与其一战,同样以“寸土必争”还击。拳风在一侧击出,男子一惊猛地一接,只觉拳风当中带着一丝轻柔,并非男子之力,而且能感受到内功比较深厚。男子的拳风瞬间遇到了阻碍,而完全相同的招式让男子向后一退:“自家兄弟?”

    唐弈雨和王昕靠在一处,肩并肩而立,几招下去,周围并无人出来,看得出只有对方自己。

    “为何不答?既然会土形拳,必是我黄衣镖局之人!你是哪个分舵的?为何潜入镖局?”男子继续追问,而且没有上前,反而退后了两步。

    王昕见男子并没有继续攻击,也稍放松了精神:“师兄,你我先擒了他再说!”唐弈雨在一旁轻轻点头,率先冲上前,用“天坛拳法”攻向了男子。靠近了一些距离唐弈雨才发现,男子身材魁梧,可男子迎上来的两拳能体会到他内力有余但外力不足,想是他平日疏于外功的训练,于是加快脚步靠近男子,企图用快招制敌。男子接了十余招,渐感唐弈雨出拳的力道越发增大,拳头打来如同一块石头捶了过来,用手掌和手臂硬接了几拳后顿觉发麻,更有些火辣辣地疼,于是再用“土形拳”,企图用拳风暂退唐弈雨。始终在一旁准备协助师兄的王昕见男子又要出拳,便先用了“土形拳”中的一招“土崩瓦解”,这一记长拳下去劲力十足,威力刚猛,王昕虽是女子,可内力不错,此招倾尽全力再无后招,但唐弈雨的招法帮助王昕弥补了不足。一拳下去,男子和唐弈雨都感受到了一阵拳风,而一拳正中男子肩头。男子痛叫一声,想要捂住肩膀,却被唐弈雨拿住手臂,二人合力将其控制。

    “这位兄台,得罪了!我们非偷盗之人,也与你无冤无仇,只取样东西便走。”唐弈雨按住男子道。

    男子抬头道:“哼,敢闯我黄衣镖局,一会儿我的师兄弟回来了定要你们好看!”

    “且慢!你是江凯师兄?”唐弈雨看着被自己按住的男子,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些往事。

    那男子侧脸看向了唐弈雨,昏暗之中的缠斗彼此没有时间注意对方的脸,此时停下来容颜变得清晰:“你是唐师弟?唐弈雨?你是小师妹?”

    王昕见男子认出了自己,手上没有松力,反而加重了力道:“不许动!江凯师兄,既然认出了我也不必隐瞒。此番回来,我是来取黄镖令的!”

    江凯被按得不能抬头,但却显得非常开心:“原来是小师妹回来了!师父现在如何?”

    “师兄,你恐怕问得有些多了!别动,我取了黄镖令,将你绑了,自会离开,必不伤你性命。”王昕的手上还是用了很大的力。

    江凯连连道:“师妹,快松手!镖局上下只有我自己,其他人都刚刚离开镖局。我蒙师父教诲,始终没有离开师门,回到镖局也是希望师父回来。你自不必说,黄镖令就在石板之下,师父只将此秘密告诉过我,王申还有刘当。不知道师父现在何处?他的近况如何?”

    “爹爹身体康健,只是因为棋谱之事不能再出江湖。我此次回来却是来取黄镖令,师兄既知令牌在何处,不如给师妹取来。师兄,咱俩看着他去取!”王昕示意唐弈雨将江凯扶起。

    江凯被二人按着,一直到了镖局东北角的石砖前:“黄镖令就在石砖之下。”在看护下,江凯将石板抬起,一枚黄色的令牌出现在三人的眼前。王昕俯身将令牌拿出,一面刻着“王”字,一名刻着“令”字。

    “不错,就是此牌!”王昕长叹一口气,手上也放松了对江凯的控制。

    江凯单膝跪地,拱手道:“见黄镖令如见镖头,师妹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唐弈雨在一旁将江凯扶起:“师兄,不要如此!师妹这些年过得提心吊胆,甚是不易,你可不能怪她。怎么全镖局的人都出去了,你还在镖局当中?”

    江凯解释说:“我始终坚信师父能够回来,之前咱们的师兄弟几乎都散了,回到这里我就是为了继续和师父学本领,只是来的姚万梁自以为是,专横跋扈,对外谄媚,对内严苛,我实在瞧不上他。整个镖局,只有我最不被重视,每天做的是打扫庭院、茅厕这样的粗活。这次镖局有重大任务,所有人都出去了,只把我留在镖局看家。”

    “原来姜师兄也是失意之人刚刚多有冒犯,师兄可不能怪我呀!”王昕将黄镖令收起道。

    “师妹放心,料想你与师父在外不易,如今回到这里取黄镖令其实也是于事无补。在江湖上黄镖令可能会给你们带来一些方便,但是石总镖头给姚万梁已经发了新的黄镖令。你们此番要去何处?”

    “我们”王昕刚要开口,院墙之外传来了火光和脚步声,像是有一队人马来到了镖局。

    江凯的脸色突变:“糟糕,怎么像是镖局之人回来了。师弟师妹,你们快走!”

    “小雨兄,姐姐,你们在干什么?镖局一队人马回来了,快出来!”薛瑶此时出现在了墙头,用竭力压低的声音喊着。

    “院里面有人!”“快进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