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章 倾巢而出

    听到薛瑶的呼喊,唐弈雨马上站起来,一溜小跑向着声音的方向奔跑。原来薛瑶和王昕并未走远,只在院落门口的树下呆着。只是王昕坐在地上,双手抱膝哭作一团。

    “这这是怎么了?师妹,你为什么这么哭啊?”唐弈雨关切地蹲了下去。

    王昕轻轻抬起头,蹭了一下脸:“我没有哭别的师兄,我在哭我自己没有用!这次出门,爹爹嘱咐的事情都没有做好。现在如果回去,我真的无颜面对爹爹!”

    唐弈雨皱眉道:“这有什么?哪里有什么事都能做成的道理?师父他不会怪你的!师妹,我晓得你自幼坚强独立,我也不知道师父临行时嘱咐你什么,尽管对师兄说不就好了。”

    王昕想起了父亲让自己试探唐弈雨内功的事情,心中打了一个转,没有说出:“那个爹爹让我潜入黄衣镖局当中,寻找一件对他很重要的东西。我还没有到黄衣镖局,就暴露了行踪,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爹爹。”

    唐弈雨轻抚王昕了后背:“师妹别哭了,我以为是什么事情,这件事怪师兄武功不济,你我该就此好好练习武功才对。刚刚我也想了,既然行踪暴露,不如回去将发生的事情告诉师父,也好让他拿一个主意。”

    “姐姐,小雨兄,我听明白了。姐姐的父亲也就是王镖头有东西在镖局,需要姐姐去取一下。这还不简单,我去求爹爹将东西拿来不就行了。”薛瑶很热心地道。

    王昕连连摇头:“不行了妹妹,我的事情应当由我来做。师兄,我想回庐州去尝试一下,倘若失败回去与爹爹也好有个交代。只是可能会有危险,你愿意随我前去吗?”

    “这个当然要随你去!让你一人独闯黄衣镖局,我怎么放心的下!你我明日就动身,不论结果如何都回去向师父禀明遇到的事情!”唐弈雨很坚定地对王昕说。

    王昕感受到了唐弈雨给她温暖,略有些无助地扑进了唐弈雨的怀中,唐弈雨一时有些动弹不得,心扑扑直跳:“师妹”王昕也不多停留,又直起了身子,抹了抹脸上的泪水。

    薛瑶在一旁看着,忙道:“不行不行,你们两个出去冒险,我也要去!你们怎么忍心丢下我,不行的,我要跟着你们一道去。”开朗的薛瑶有些慌不择路,皱眉的样子让唐弈雨和王昕感觉到了天真无邪的可爱。

    “妹妹,我和师兄倒是好说,薛伯父怎么会同意你离开他的身边呢?”王昕拉起了薛瑶的手道。

    薛瑶秀目一转:“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山人自有妙计!”

    第二天,唐弈雨和王昕收拾了行装来向薛敬义辞行,薛敬义也没有多做挽留,只嘱咐让二人早日回去与王鸿飞商量事情,也让王昕在路上多做考虑。只是临行时,薛瑶不见了踪影。唐弈雨和王昕本以为能够和薛瑶一同离去,王昕问了一句薛瑶的去向,薛敬义也表示不知,并称薛瑶一早就出去了。

    薛冬送二人出行,并准备了两匹骏马。临走前,薛冬还饶有兴趣地将唐弈雨默写的诗词钉缝起来,给唐弈雨看。唐、王二人和薛冬寒暄了一阵,便向西而行。渐渐地,渔村显得越来越远,唐弈雨不禁勒马回头:“师妹,这些天真的开心,我也难得看到了你露出笑容。”

    王昕轻叹一口气:“是啊师兄,说真的,我是很久没有和同伴好好一起玩玩了,我还学会了游泳。”

    “我也学会了!师妹,这次回庐州之后,我定叫你看看,我学东西虽不及你快,但也算能跟得上你的速度。”

    “哎呦,我家师兄定然是学的好啊,攥着人家的罗袜不撒手,羞不羞!”

    谁料唐弈雨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师妹!不许笑话我!”

    “是啊!不许笑话我的小雨兄!”唐、王二人回头一看,薛瑶自后边骑着马赶了上来,只是头上包着一块布。

    “薛瑶,你这是”因为头上有布,若不是声音二人都没有认出是薛瑶。

    “哈哈,倘若不将自己伪装起来,这采石矶的人几乎都认识我,我跑不了多远就会被我爹爹找到,快走快走!”薛瑶马不停蹄,催促二人跟上自己的速度,三人将马催得飞快,直奔庐州而去。

    骑马而行,路途算不得太远,两日的路程便又回到了巢湖。唐弈雨和王昕都提议去看看薛胜,但是薛瑶坚决反对,并称要陪二人办事,最好先不要惊动薛胜,否则薛胜一定会跟随。唐、王二人也觉得有理,便遵从薛瑶的选择,三人在傍晚时进了庐州城。因怕暴露行踪,唐弈雨带着王昕和薛瑶回到了自己长大的地方暂避,同时将对门的候叔叫到了屋内。

    上次一别,唐弈雨直接回了巢湖,晚上并没有再来看候叔,候叔也甚是着急,这次看到唐弈雨,心才放下。候叔急忙将纸笔取来,让唐弈雨修书一封留给唐明。唐弈雨提笔便开始了对父亲的思念,写到痛处几乎流下泪来。候叔细心地叠好信,更将放钱的匣子取来,将信放在匣中。在一旁看着的薛瑶看到唐弈雨流泪,竟也忍不住跟着一起哭了。

    “孩子,这两个女孩子是谁?”候叔光顾着和唐弈雨说话,一直没有来得及问两个女孩子的来历。

    “哦,候叔,这位是我的朋友薛瑶,这位是过去黄衣镖局王镖头的女儿王昕啊!”一时伤心的唐弈雨口无遮拦地说出了王昕的身份。王昕在一旁愣住了,直勾勾地看着唐弈雨,眼神中透露出了惊愕。唐弈雨回过了神:“哦没事的师妹,候叔并非江湖中人。”

    候叔点点头:“你们好!都吃过饭了没?下一步你们要去哪里?”

    “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候叔,就不能在这里久留了。”唐弈雨回答道。

    “好歹吃了饭再走,粗茶淡饭的,也好与我说说这些年你都经历了什么!”候叔硬拉着唐弈雨到了自己家。看得出,候叔的家境也不好,硬面的窝头和简单的青菜,但候叔乐呵呵地将能端的菜都端了上来。唐弈雨也讲述着自己离开庐州之后的奇遇。

    吃饭间,候叔突然对王昕道:“对了小姑娘,你原来也在这黄衣镖局生活吧?这几年的镖局变了样子,似乎是换了镖头,和官府有了勾结,成了百姓们的祸患。不过这几日不知怎的,有很多镖师上街买东西,好像说是镖头要出远门。”

    “哦?候叔,您怎么知道的?”王昕略谨慎地问了一句。

    “哈哈,隔壁的杨兄弟卖的东西几乎被镖局的买光了,这次可能是出门的人有很多。”

    王昕对唐弈雨道:“师兄,这或许是个好机会。镖局的人走得多了,进入镖局的危险也就降低了。晚上不如去看看吧,看有没有线索。”

    “师妹,这当然听你的了。你只要去,我就肯定会跟着你。”

    晚上,候叔已经准备睡了,唐、王、薛三人才离开了候叔家。夜晚的月光算不上明亮,这给了三人天然的保护。离镖局越来越近,发现镖局内的声音越来越明显,像是人们在收拾行装。在镖局不远处望去,镖局的门口灯火通明,匹匹骏马已经排列好,几个镖师在向几辆马车当中放东西。三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这些人想要去干嘛,便静静地蹲下查看情况。

    没过多久,镖师们收拾差不多了,在镖局门口集合完毕,约有四五十人。姚万梁卖着四方的步子,晃晃悠悠地在镖局内走了出来。旁边的一个镖师拱手道:“姚镖头,东西已经收拾停当,就等你分配任务。”

    姚万梁看着整齐的镖师,满意地点点头:“弟兄们,此次咱们镖局倾巢而出,是受到了咱们石总镖头的指示。咱们兵分四路,一定要圆满地完成好总镖头分配的任务,不容有失!”镖局的人们同喊了一声“是”。姚万梁将一封书信递给了一个带头的镖师:“你们一队五人前去汉中,高知白衣镖局的高镖头,让她带着白衣镖局的人火速参加对弈大会,约定的时间地点我都已经写好,都在信中。”第一镖师接过。

    “对弈大会?这是什么?师妹,你听说过没?”唐弈雨听到关于下棋的事情,不禁问了一句,并把目光抛向了王昕。王昕皱着眉道:“我怎么知道!好好听着!”说着,狠狠地掐了一下唐弈雨胳膊。唐弈雨不敢出声,连忙摆手认错。

    “田兄弟,你带你本部向采石矶方向去一趟,沿途打听王鸿飞女儿的消息。切记,不可操之过急。薛敬义既然亲自来过,想必她们会在采石矶附近,不如去碰碰运气。如果有消息,马上派人通知我。”薛敬义说完,这一队人马便出发了。

    姚万梁又将一封信交到一镖师手中:“你们一队五人前往王屋山天坛教,给那些老道回封信去,说我姚某人一定准时参加对弈大会。沿途记得将消息散布出去,说王鸿飞的女儿已经被我们黄衣镖局抓了。我看看王鸿飞他到底能不能耐得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