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章 善棋之人

    一张棋盘,黑白二子纵横,棋子轻落,发出落棋特有的声响,棋社内几桌对弈之人正安静地思考在棋盘上如何得胜。弈棋之人需凝神静气,专心致志,每一招行棋都甚有讲究。一旁的古琴声散出的乐音配着一盏清茶,在这里弈棋成了一番享受。

    弹琴的青年奏完一曲,到其中一桌坐下,看了几眼周围对弈的人后便静静地坐着。不久,棋社中来了一中年汉子,衣着略显污秽,皱起眉头寻视着棋社的每一桌人。

    “唐兄,这边!”弹琴者向着来人打了声招呼。

    “我刚刚给庐州城的王大公子做完活,来得晚了一些,兄弟不要见怪!”姓唐的中年汉子急匆匆地走上前,嘴上虽然道歉,可已经坐在了棋桌旁。

    弹琴者也坐下,将盛棋子的草盒打开:“唐兄,兄弟向你学习棋艺,自然不急。今日给王大公子干活得了多少工钱?给家里的小弈雨可以买些好吃的了!”

    此时棋社的人将两盏茶放在了桌上,姓唐的中年汉子匆匆端起茶就喝了一口:“兄弟,我可比不得你逍遥自在,有一身的功夫,还会弹琴,又学下棋,我只能做我的木匠,不过今日赏钱的确不少,莫不如换些酒来喝。小弈雨每天像你一样,在研究棋谱呢。这孩子脑袋瓜好用,什么东西都能记得住,而且记得牢,以后这棋艺啊,我恐怕是不及的!”

    “唐兄你就别笑话我了,我那几招三脚猫的功夫比起我的恩师来根本都不够看,我也真觉得给他老人家丢脸。不过唐兄你放心,等到我将棋学好,自然教小弈雨武功。”

    “一言为定!这孩子有时候不像个汉子,没点血性!给他一本棋谱,他能看上一天纹丝不动。不过也好,我省去了不少心。对了兄弟,我一直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学棋呢?”姓唐的汉子说话间将棋子落下,执黑先行,丝毫不猜先。

    弹琴者落了一白子:“唐兄,你非江湖中人,我便偷偷与你说。这棋谱当中,也有真正高深的武功。虽然只是传说,但并非空穴来风。前朝国手孙建在古棋谱当中参悟了绝世的武功,可听说后人没有人能够练成。近来听说江湖上又出现了这本古棋谱的踪迹,我与师父说起,师父不以为然。习武之人自然对高深的武功非常感兴趣,学棋的过程我也权当学习和了解,下一步我就要去寻找这本古棋谱。”

    说话间,二人已经行了几手棋,棋盘上的棋子渐渐多了。“哎呦,真想不通,这小小的棋盘还能演化出武功?一种娱乐而已!那你与我学棋或许学错了,我这可没有招法,可不是棋谱上的谱招!对了对了,金角银边,你这布局怎么总是爱跟着我走?按我教你的口诀下!”

    弹琴者微微一笑:“唐兄你过谦了!也算是你我兄弟投缘,所以才向你学棋。若没有你,我这琴恐怕也难以如此得心应手!心灵则手巧,唐兄乃我敬服之人。”

    二人在棋盘之上你来我往,在布局阶段,唐姓汉子便占据了主动,中局对杀还未开始,白棋就显露出了败相。不过弹琴者很非常享受这个过程,积极应对着每一招。

    “布局阶段关键是要抢要点,切莫贪吃。兄弟,你且再想想,咱俩下棋没有这么多规矩,你再想想刚刚那一手有哪里不太合适?”唐明很用心地教着弹琴者。

    “哎呦,葛公子和唐木匠又来切磋了!怎么样葛公子,今天的茶不错吧?”一中年男子自棋社内走出,面带笑容。

    “掌柜的,别打扰我兄弟,没听说过观棋不语吗?”唐姓汉子侧脸对着掌柜的道。弹琴者没有抬头,只是面带微笑地思考下一步该如何应对。

    棋社掌柜看了看棋局:“葛公子,这一局怕又是不行喽!唐明,快说,你是不是为了让葛公子多请你下棋喝茶才不好好教他!”

    “嘿,掌柜的,这话可不能乱讲,哈哈!倘若你这棋社变了酒馆,我一定会让我兄弟在这儿让我好好痛饮一番。这世道,能有一口饭吃就挺不错了,能像我这般在此下棋喝茶,已经算是人生赢家了!”唐明很得意的用上衣扇了扇自己的胸口。

    棋社掌柜点头称是:“不错不错!说不定什么时候,金兵就杀过来了!你看咱家皇帝都能被金人带走,咱们这样的平民百姓,怕是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啊!”

    “想好了想好了,唐兄,我落在这儿!”弹琴者没有理会掌柜和唐明的谈话,径自思考棋路,并且落下一子。

    唐明看了一眼棋盘:“想好了啊兄弟?”弹琴者不答,只是点点头。唐明哈哈一笑,将子落下,弹琴者又一次失城陷地。

    弹琴者也喝了一口茶:“又输了,不过唐兄,我觉得我这棋力又有一些提升。”

    棋社掌柜道:“葛公子,这局势就好比棋局,局部的成功不能彻底影响整体的大局,输了就是输了,即便是有一些成就,也是杯水车薪。我对咱们渺茫的前途而感到担忧啊!”

    “我是江湖中人,不想谈论国事。再说了掌柜的,不论是咱们宋人还是金人,都需要下棋,对不对?你又何必太过担忧呢?”弹琴者很自然地回应道。

    “葛公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大丈夫生于天地间,自然要心系国家”掌柜的似乎有些不高兴,想要与弹琴者理论几句。

    谁知唐明一下子掏出了银子:“掌柜的,少说几句吧!我与葛兄弟切磋棋艺,何必谈论国事?人家师父叮嘱过,你就别操心了。”

    掌柜的长叹一口气:“说来也是,我一个小小的棋社改变得了什么呢?有时我真想习武,像咱们庐州城的黄衣镖局的王总镖头那样,做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弹琴者似乎面露不悦,可欲言又止,静默了片刻后,便与唐明继续对弈。

    夕阳西下,天色将晚,棋社中的人逐渐散去。弹琴者与唐明也将棋子收好,放回了棋盒当中。弹琴者付了钱,二人便并肩离开了棋社。

    阳春三月,正是万物生发的季节,河畔的树随着风微微晃动,展露出了新鲜的绿色。唐明的心情很不错,只是弹琴者始终没有说话,而是望着远方或看路上的风景。唐明用不太干净的手揉了揉眼睛:“葛兄弟,怎么一直不说话?是不是还在想掌柜的那些话?我们这些平民百姓能有一口吃的,有一床被子就很知足了。别把掌柜的那些话放在心上!这乱世,能活着就算是万幸了。”

    弹琴者愣了一下:“唐兄,我没有想掌柜的话!我遵从师名,过闲云野鹤的生活。只是我想棋谱的事情!”

    “兄弟,想那么多干吗?就像你所说,我并非江湖中人,如果你得到棋谱,到庐州城来住些时日,你我一同参悟即可。不过我只会围棋,倘若你拿来的是象棋的棋谱,我怕是帮不上忙啊!”

    “哈哈,倘若真的是象棋,你我兄弟可以一道重新学嘛!唐兄,你自己带着小弈雨不易,这些银子给你吧!”弹琴者说话间在怀中掏出了一些碎银交到了唐明手中。

    唐明接过银子后,狠狠地抱了抱拳表示感谢:“兄弟,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你!自从认识了你,有了你的接济,我们爷俩的日子才好了许多。当哥哥的没有什么能回报你的,真的过意不去!”

    弹琴者按了按唐明的手:“唐兄,兄弟之间应当彼此照顾,不过你要少喝点酒!兄弟要去寻找一下那古棋谱的踪迹,暂且离开几天,过些日子兄弟再来看你!”

    二人正欲离别,忽的出现了一队马队,个个身着土黄色的衣服,在街面上疾驰而过,甚是威风。两侧的百姓也都急忙闪躲,惧怕马队突然撞到自己丢了性命。马队排列倒是非常齐整,每个骑马者的背上都插着一面“镖”的黄色旗帜。

    “兄弟,这就是咱们庐州城有名的黄衣镖局的人。他们似乎也像你一样,是你们的江湖中人,对,江湖中人。可是他们似乎又和官家有一些往来。”人群又回到了街上,唐明指了指刚刚马队飞奔过去的方向。

    弹琴者似乎很不以为然:“唐兄,他们的名号在江湖上可是很有名气的,在兄弟眼中看来,黄衣镖局的王镖头也算是江湖的一个好手。只是我与黄衣镖局的人不认识,也没有心情去拜访他。他没有什么可以值得令我敬服的。”

    唐明笑了一下:“兄弟你又和我开玩笑!时候不早了,快去吧!”

    “父亲,父亲!怎么还不回家?我饿了!”刚刚马队走过的方向传来了孩子的声音。

    弹琴者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唐兄,小弈雨来棋社找你了!你看,还拿着书呢。”

    唐明满脸堆笑:“那不是书,那是本棋谱!”说话间准备上前迎接自己的儿子。谁知刚刚马队的声音从街道的另一侧传了过来,街上的人们又纷纷闪开。街面上只有自己的儿子,还有走在路中央的一个小女孩。

    “儿子,快躲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