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帝坟

    偶尔雷电撕裂云层,铅灰色的云层便会透过一丝光亮。那光亮凄美如血,压抑而又可怕。

    大地血色,处处流血漂橹,雷电的撕裂下平添一分阴森恐怖。

    几座大坟伫立,坟头草便有数十仞之高。

    远方传来呼号声,似厉鬼,似风声,又如那七旬老妇离世之哭。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大地开始颤抖,一道道罅隙遍布四方,直至天尽头。

    泼天阴风鼓荡,山崩地裂。岩浆自地心处喷薄而出,从天空中看去,舞如怨龙,仿佛大地流出了不甘的血液。

    几座不世大坟岿然不动,仿佛布满罅隙的大地与其无关。

    缓缓地,大地停止了震动,泼天的阴风也停止了流动,远方的呼号声再无影踪。岩浆静静的流淌,无言地诉说着方才天崩地裂的景象真正存在,世界静极。

    极南一线天,火光流转,悄无声息的接近了几座大坟。逼近之后,火光渐渐显形,凝成了一柄百丈重戟,向着大坟轰然降临。

    依旧无声,大戟贲烈一击,气势如虹,可依旧没能在这个世界造成哪怕一丝微弱如虫鸣的声响。

    雷霆撕裂云层,血色光芒照耀,戟身摹刻着一个古意盎然的字:弑!

    重戟贲烈,却仅仅破开了封土一层便难以为继,究其原因,前无招式聚势,后无法力绵延。单凭简单一刺难伤大坟分毫。

    虚空中探出一只手,不过常人大小,却将百丈重戟牢牢握于手中,那只手皮肤皲裂,颜色灰败,不似活人之手。

    大戟到了手中,杀伐之音铮然作响!犹如鲤鱼跃龙门,迎风便化龙!

    手的本尊未曾出现,仅仅一只手,便让这无声世界充满了杀伐之音!

    “唉。”虚空中一声叹息,“千百年来,你不是第一个破禁之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何必呢?”

    大戟主人并未多言,局势明朗,多说无益,只会徒增笑柄。

    大戟威严,气势沉重,于虚空之中与几座不世大坟遥遥相对。

    地崩山摧,天空撕裂的景象,却依旧无声,几缕雷霆划破天际,击打在大戟之上,火星四溅。

    手掌反转,挽出一个戟花,无边法力如瀚海般涌动!大戟翻飞舞动,打出道道戟光,于半空中交织为一个古拙大字:弑!大戟随即崩碎于天空,与弑字相融。

    手掌自行掐诀,凝聚无边雷霆之力,对着弑字洗炼而去,手决再转,泼天阴风流转。雷霆洗练,阴风凝质,弑字很快的凝结而出。手掌随即抽出一段思灵慧,于身旁化形为一位老者。手掌突兀崩碎,融于弑字,让那弑字平添一分可怖气息。

    “用我们的东西来杀我们,你比那些人聪明些。”同一个声音,“这柄战戟也不简单,集合了众生怨火,不过,也仅仅如此了。弑帝,没那么简单。”

    老者未动,他在等待,等着天空中的弑字彻底成型。坟里的老怪物在修练一桩了不起的法术,错过了这次机会,或许再难有机会伤到他们分毫。

    老人与大坟对立,渊亭岳峙,气息深沉如海,不起波澜却暗流涌动。

    雷霆与阴风洗炼快的紧,约莫四个时辰后,弑字彻底成型!老者微微一笑,向着几座坟墓鞠了一躬,这些人没有趁着自己手无寸铁杀了自己,便可知记载并不完全正确,值得一拜。然而错了就是错了,这几人他非杀不可。

    老者手决转动,弑字从天而降,是杀法,也是禁法。以世界本源雷霆与阴风搅动天地,端的是奇妙无比,顶好的法术!

    世界处处排斥大坟,大坟却并未有动静。或许是不屑,大坟并未阻止弑字的降临。然而当弑字来到大坟之上半仞便再难寸进,世界之力在大坟面前柔弱得很。三两岁的孩童,手舞大刀,被成人按住脑袋便再难出手,现如今便是这样。

    老者并未惊慌,毕竟是成名已久的帝,轻易难杀,老者不会如此便气馁。

    手决再转,地底岩浆喷涌而出,于半空中结成一条怨龙。收天于掌,须弥纳芥子的浩瀚法术,每一滴岩浆皆由怨魂凝聚,每一滴怨魂都透露着不甘。每一魂大小不过微尘,却四肢齐备,五官清楚。个子不大但是法力浩瀚!

    这些怨魂死于墓主人之手,魂魄中凝结着滔天怨气,又被强行囚禁,不得往生。心中便对墓主人存下了滔天怨气。顶顶要紧的是,这些怨魂已经融入世界,算不得外物!在这片天地,大道辖下,非此界之物无法对几座坟墓造成任何伤害!

    怨龙与弑字配合,一股脑的向几座坟冲去。风借火势,火趁风威,威力平添无数。更有天雷勾结地火,雷火转换!阴风却又暗与怨魂相合,真真一式牢不可破自成天地的巅顶法术!

    那个声音轻咦:“不错不错,这些年我们也见到了诸多的弑帝者,你可为其中翘楚!”

    另一个声音传来,似秋天发潮的朽木摩擦之声,听来刺耳之极:“好了,你也演够了,我们也看够了,所以,你去死吧!”

    无边雷霆,泼天阴风,还有那条怨龙突兀一滞。随后天地大道降临,一瞬撕裂弑字,向着老者卷杀而去。几座坟眼中了不起两三岁的孩童,到了老者这里不啻于洪水猛兽!

    大道无形,但大道却又有本相,无形无质谓之道。道本相,特别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然而万物又可归一,此为大道本相。一个硕大无朋的圆!

    老者身周气意行布,状如山岳!老者以自身气意来抵挡大道侵袭,然而收效甚微。只一击,那如山气势便崩塌消散。老者万仞孤绝一座山,攻击他的,却是茫茫浩渺大世界。

    山巅再高高不过天,山基再厚厚不过地。

    老者敌之不过,渐渐地被绞了个粉碎。

    “他们越来越强了,这次居然想出了搅动世界之力,结合怨灵之力来弑帝,这等手段已经有了威胁我等的资格,不能不防。”

    “既然如此,灭世吧,再开一天,这些蝼蚁还是要死。”

    “不可,那桩法术容不得半点差池,灭世的风险太大。”

    “既如此,老五,你转生下界,控制人心,直到我等完成法术!”

    “那好,我便去这腌臜下界历练一番,说不得心境便会升华。”一座大坟裂开,其中投出一道紫光,直奔极南一线天离去。

    偶尔雷电划破云层,血色光芒照耀下,裂开的大坟更显狰狞可怖,让人望而生畏。世界恢复了宁静,安静的可怕。

    槐安城。

    槐安城之所以叫槐安城,是因为古时的一个传说。古时候,妖兽强大无匹,人族只能夹缝中求生存。一株老槐成精,感念人族水肥之恩,盘下一座城池,守护人族,后世便称作槐安城。上古传说不可考证,但这座城内人家真心喜爱槐树这一点自是不会错。

    城内最大的家族,白家。

    “跃少爷,今日的功课如何了。”一个老妇人蹒跚走出,正是白跃的奶妈。

    “李妈,我今日修炼的很是爽快,或许不久之后就能破境了!”白跃很高兴,“还有啊,李妈你不要老是叫我少爷了。我娘走得早,你就是我的娘啊,叫我跃儿就行了。”

    “那不行那不行,礼法上可讲不通,我只是个下人。”李妈双手作揖,“如果无事,老身就先行告退了。”

    白跃一人自庭院中离去,他要去找爹,也就是白家如今的家主,白明。白跃是白家主脉第一人,是天生的天才!小小年纪,仅仅修炼了两个月,便已经修炼到了拓脉境的心神脉,即将迈入元神脉!

    “爹!我可能要破境了,这些天来,孩儿时常感应到脑海中的混沌,相必破境不会超过三日!”白跃声音中透露着欣喜。

    “好好好,不愧是我白家麒麟儿,小小年纪便有如此修为,该赏!”白明拍拍手,“来人,从宝库内拿出十粒元天丹给少爷修炼之用。再取出一坛妖虎酒,供少爷日常饮食。”

    “是,老爷,晌午之时,一应物品便会送到跃少爷房中。”管家点头称是。

    “行了,你们先下去,我有些话要对跃儿说。”白明拂袖屏退一干下人。

    “爹,你独自留下我,可是有要事相告?”白跃紧张兮兮的,这种时候可不多,每次都会有大事发生。

    “跃儿啊,你今年十一岁,天骄之处自不必说,你的成就会远超我这一辈。”白明的声音中充满了欣慰,“但是,你不能继续留在槐安城,这里太小,养不出真龙的。我打听到有一个名为天剑派的宗门在收徒,我槐安城有三个名额,我已经将你报了上去,或许,你就要离开了。”

    白跃闻言先是一怔,随即他明白了白明的苦心,白明说的轻松,可事情不会是这么来的。仙家收徒,万万不可泄露之事,白明定是使了不知多少钱财宝物,才给他换到一个名额。

    “不过,这个名额有些少,整个槐安城百万人,你需要与其他人竞争一番,做做样子,到时候,自会有人安排你的对手,保证你能过关。”

    白跃点了点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这是他的优势,拿来用用有何不可。

    “那孩儿就先行退下了。”白跃天揖告退。

    当晚,白跃依旧苦修不辍,即便是注定进入宗门,他也没有停歇,因为他知晓,人外还有其他人,不修炼就会被打败,如此而已。

    修炼的空当,白跃去取元天丹,恰巧看见一道紫光从南方的天空划过。白跃看了看,只当做平常流星,依旧修炼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