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四章 诡异

    恋上你看书网,农门商娇

    眼尾余光看到殿门外那抹明黄,褚沐馨不动声色的走了出去。

    司徒兆看到她,径直走去未央殿。

    褚沐馨连忙跟上他的步伐。

    两人坐在榻上,褚沐馨给他倒了一杯茶,“听说她去找你了。”

    “朕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她说想给太后收尸,朕说太后的尸首已经被扔到乱葬岗了,朕有点搞不清楚自己当时是怎么说出那番话的,是气话还是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她说她同情太后,甚至要一笔勾销朕欠下的那些账,朕却说太后不值得同情,你说说,太后做的那些事值得同情吗?”司徒兆很是惆怅。

    “你们男人啊就是不懂,她说的哪是太后,她说的是自己,我问问你,若是他日她被迫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会不会原谅她?”褚沐馨叹了一口气,可算是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她是她,太后是太后,她没太后那么坏。”司徒兆不愿意去想最坏的结果。

    “萧墨顷说她等不起了,让本宫接管臭臭,若对方真的是国师后人,绵绵她未必能够与之抗衡,本宫说的是万一,万一她真的被国师后人控制了,做了对不起江山社稷的事情?”褚沐馨却是继续追问。

    “朕找你不是让你给朕添堵的!”司徒兆黑了脸,他拒绝回答假设性问题。

    褚沐馨闭上了嘴巴,只能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聊点别的问题。

    司徒兆却是没有心情和她聊那些,坐了一小会就离开了。

    褚沐馨亲自将他送出未央殿,宫人来报说是陆绵绵已经醒了。

    司徒兆的脚步一顿,却是没有去看望一眼。

    他不去,褚沐馨还是得走一趟的。

    御医正收拾东西离开,看到皇后娘娘来了,连忙行礼。

    褚沐馨问了几句便让他离开。

    夏明棠和霍祈靖他们还在。

    “你们都在,正好,本宫有话要说。”褚沐馨提出由她来接管臭臭的事,让陆绵绵回去好生养着身体。

    陆绵绵听了不禁有些意外,但意外的神色也只是一闪而过。

    意外就对了,褚沐馨一眼便看出来萧墨顷那番话是他一个人的意思。

    夏明棠连忙代替陆绵绵谢过她的好意,恨不得立马就离开。

    “也不差那点时间,一会儿在宫里用过午膳再离开,本宫这就让人去安排一下。”褚沐馨笑了笑。

    “是是是,皇后娘娘说的是。”夏明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等褚沐馨离开,霍祈靖看着仍是有些虚弱的陆绵绵忍不住责备了一句,“你的情况是不是越来越严重了?”

    “或许是吧。”陆绵绵无力地说道。

    “尽快出发吧,你娘那边我会去说的。”夏明棠摸了一下她的秀发,有些心酸。

    “嗯。”陆绵绵淡淡地应了声。

    众人一同在宫里用过午膳,陆绵绵收拾了一下行礼便出了宫。

    嬷嬷早就把臭臭哄睡了。

    这样也好,陆绵绵回头看了一眼偏殿,略显不舍的离开。

    不过她现在这样子,为免她娘亲看出破绽,陆绵绵回夏府放下行礼便去了霍家,等她在那边歇几天再回夏府。

    夏二夫人和夏老夫人她们都没在府里,她也就不用解释那么多,有夏明棠在,他自会替她解释。

    不过陆绵绵也没歇着,只是在霍家呆了一会便带上药箱和萧墨顷还有霍祈靖一同去了义庄那里。

    萧墨顷让人把太后的尸体抬到义庄这边,等陆绵绵醒来再确定如何安葬她。

    城外这处义庄破破烂烂的,大白天的光线也不好。

    陆绵绵点了好些蜡烛,拿出一卷布将自己和棺材围了起来,她还带了一身新衣裳过来,虽不是凤袍,但这或许才是她想要的吧。

    非礼勿视,但萧墨顷看着陆绵绵的身影才安心,他的眼里也只看得到她。

    “得罪了。”陆绵绵看着棺材里的人儿,此时的她像一个被遗弃了许久许久的瓷娃娃,已然褪色,不再明媚。

    她这一次来,验尸的工具带来了,胭脂水粉也带来了,希望能够让她体体面面的离开这个人世间。

    从头发到脚趾甲,陆绵绵把能够查验的地方都查了一遍,她身上的毒和自己身上的不一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

    陆绵绵一时间想不出所以然,但该给她梳妆打扮一番了。

    霍祈靖这会儿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看到陆绵绵在给太后梳头,这一幕隔着棉布来看,那影子不是一般的诡异。

    “你怎么能光明正大的看?”霍祈靖瞥了一眼萧墨顷,嘀咕道。

    “我在看她一个人而已。”萧墨顷斜睨了他一眼。

    “大白天的瘆得慌。”霍祈靖再次嘀咕,偏生他们两人都是异于常人的人,居然不觉得在这里做那些事情有什么不妥。

    陆绵绵也就罢了,为何连萧墨顷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漫长的等待结束。

    “好了,可以下葬了。”陆绵绵长舒了一口气,扯下幕布。

    看着半盖着的棺材板,霍祈靖一不小心看到了里面的人,此时的太后没有了往日的威严,好像只是一个明媚却又恬静的少女在一个午后随意的入睡。

    “这人真的是太后吗?”霍祈靖愣愣地问。

    “如假包换。”陆绵绵淡淡地说道。

    这或许才是她最真实的一面。

    “你查到什么了吗?”萧墨顷却是只关心这个。

    “她有体温。”陆绵绵想了想,这或许是和她最大的不同了。

    “体温?她不是死了吗?”霍祈靖听得目瞪口呆。

    “所以才觉得奇怪。”陆绵绵望着萧墨顷,“你觉得呢?”

    “她体内的毒或许也是蛊毒,不过和你的截然相反,会不会是相生相克?”萧墨顷想了想,反问。

    “火,火,火”霍祈靖看到棺材里冒出来的烟,原以为是遇上鬼怪,壮着胆子看了一眼,没想到棺材居然起火了,不禁瞠目结舌。

    “救火!”萧墨顷也是大吃一惊。

    “让它烧吧。”陆绵绵拦住两人,火自内而外的燃烧起来,他们这会儿想要救人有点晚了,“不会烧太久的。”

    火焰一下子窜得老高,再也扑不灭了。

    但他们还是得抢救一下其他棺材,不让那些棺材被波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