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三章 感同身受

    恋上你看书网,农门商娇

    虽然明明知道是玩笑,但他还是当真了,心情还很不错。

    “你看孩子如何?我想干点正事。”陆绵绵望着他,心虚地眨了眨眼睛。

    “好。”萧墨顷二话不说便答应了下来。

    其实不用他专门陪着孩子玩,就看着宫人照顾孩子就行了,而且现在孩子睡了,他也可以跟着歇会的。

    只是她不累,她想要整理一下自己和司徒兆还有褚沐馨之间的账册,让帝后欠她的银两,她多少有些心虚。

    而且她想要和司徒兆做笔交易,她有点可怜太后那个女人,做了一辈子的棋子,那个执棋的人还是她爹。

    那个到死还是清白之身的女子,那个让她坐上后位的男人,她想让他们在死后能够靠近一点点。

    不过司徒兆已经说了,不可能让她进皇陵的,一国太后其实也是可以死得悄然无声的。

    东西整理好,陆绵绵却是还没去找司徒兆,这个时辰太晚了。

    原以为只是一夜,等她去找司徒兆的时候,太后的尸体已经被扔到乱葬岗了。

    陆绵绵有些惊讶,原以为再怎么不济她也能得一副薄棺。

    “你为什么想要给她收尸?”司徒兆不解,她们好像也没什么交情,“朕已经查明了,高冠树汁液那事就是她干的,你不恨她吗?”

    虽然裴三认不出那人的脸,但崔昭学却是排查出宫里会说魏国话的宫人,用了点审问技巧那人便招了。

    最主要是死人不会说话,威胁什么的也没了,那人便痛痛快快的招认了,希望能够换来一线生机。

    司徒兆也不想让他那么轻易就死掉,打了五十大板后把人关进大牢里,若他死不了就关个几十年再丢出去,任他自生自灭。

    至于慈宁殿那些人,夏明棠仍在审问,若是查出有问题,下场可想而知,便是没有也不可能继续留在宫里,哪怕有些人是褚沐馨后来添置过去的。

    那样子的女人怎么就值得她一笔勾销他们的所有欠账呢?

    “不恨,说实话,我有些同情她,她虽然贵为一国太后,但她这一辈子却是作为棋子而活,那个让她成为棋子的人还是她喊作爹的人。

    我也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样的爱恨情仇,但我想他们最初的爱是可以跨越所有的恨和仇,而且她身上的毒和我身上的蛊毒有些相似,我在想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也落得和她一样的下场。”

    “不会的,你和她不一样,她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朕之前一直没有子嗣便是拜她所赐。”司徒兆咬牙切齿道,随即命人拿来一个小小的檀木箱子。

    箱子在陆绵绵面前缓缓打开,断子绝孙四个字映入眼帘,还有鹤顶红等等,全都是致命的毒药。

    陆绵绵查看了好几样,都是货真价实的毒药,但这些东西摆放得很整齐,而且每一样都贴好了标签。

    “这些都是朕从慈宁殿里搜出来的。”司徒兆痛诉太后种种不是。

    除了这些之外,之前失踪的那些孩子也是太后所为,就为了害他断子绝孙,那样蛇蝎心肠的女人哪里值得同情?

    “其实你和班山岳中了一样的毒,但对方还是给你们留了一线生机。”陆绵绵自嘲地笑了笑,她想说身不由己,却又没有信心改变司徒兆对太后的看法,最后只是茫然地应了声。

    司徒兆望着她落寞的背影,虽然做不到感同身受,但还是有些不是滋味,想要让他原谅太后所作所为,那是不可能的。

    从御书房出来,陆绵绵看到了萧墨顷担忧的眼神。

    “你们没谈好吗?”萧墨顷看到她这表情便猜到了个大概。

    “嗯,皇上恨太后。”陆绵绵无奈地说道,“太后的尸首被扔乱葬岗了。”

    “你若是想要好好安葬她,这事不必问皇上,我会让人好好安葬她的。”萧墨顷安慰她道,“皇上不可能原谅她的。”

    “除了想要安葬她外我还有一点点私心,在大牢里的时候不方便说,其实我想给她做尸检,不会开膛剖腹的那种。

    班家的秘药和黑衣人给我下的蛊毒估计是最接近的了,太后身上的毒比胭脂身上的毒还要厉害,生死和七情六欲只能选一样。

    你知道吗?看到她七窍流血而死我的心里真的很难受,特别特别难受,我以为只要我做到了克制住自己的情感,生死最终还是掌握在我自己手里,原来并不是。”

    “别说了,我带你出宫。”

    “我心里难受。”

    陆绵绵抓住胸口的衣襟,缓缓倒在萧墨顷怀里。

    “绵绵?”萧墨顷不由得大惊失色,连忙抱起她回偏殿那边。

    那抹明黄,他看到了,也无视了。

    “唉。”司徒兆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示意高公公处理一下这情况。

    或许是年纪大了,看到那一幕他有刹那的心软。

    但身为帝皇,最无用的也是心软。

    其实陆绵绵这情况御医也是束手无策,她自己准备的药便可以用得上。

    萧墨顷已经喂她吃了药,御医能做的也只有等她醒来。

    南宫染也来了,看到陆绵绵这病怏怏的样子,左右看不顺眼,“她到底得了什么病?”

    “说了你也帮不上忙!”被问得烦了,萧墨顷直接怼了一句。

    南宫染委屈地缩在一旁。

    这话让褚沐馨想要问出口的话都给憋了回去。

    她没话可说,萧墨顷可是有。

    听完萧墨顷的话,褚沐馨纠结了片刻,“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她的意思?”

    让她照顾臭臭,感觉不大合适。

    “我的,她坚持不了多久,我们得尽快离开,不是请求而是告知。”萧墨顷语气越发的不近人情。

    换作其他时候褚沐馨定然会生气,但他那句话让她久久合不上嘴巴,她没想过陆绵绵的情况已经那么严重了。

    她不能拒绝。

    萧墨顷没再理会她,而是望着床上的沉睡中的人儿。

    她这一次沉睡的时间好像比之前长了些。

    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又不得不面对现实,不能再拖了。

    霍祈靖也匆匆忙忙的赶来。

    和他一同前来的还有夏明棠。

    太过于安静,褚沐馨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