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二章 笑死

    恋上你看书网,农门商娇

    两个孩子正玩得兴起,抱起谁都不乐意。

    碍于身份,褚沐馨虽然不大乐意两个孩子走得太近,但看到儿子的笑脸,她还是放任了一回,就这么看着。

    陆绵绵则是有些稀奇地看着臭臭的反应。

    说他自闭,但这会儿他会笑,偶尔还能蹦出来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说他正常吧,他基本不吭声,反应也不多,看上去还是呆呆的傻傻的。

    她有点想出去查查账,看看作坊那边的订单什么的,但这孩子比较棘手。

    如今太后已经伏法,她也安心了些许,是时候该找个接手的人来看孩子的,至于身体的问题,度过了危险期,余下的事情太医也可以。

    天牢里,废太后被关押在班山岳旁边的大牢里。

    班山岳得知废太后的身份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或许这便是他爹说的那个可以替他拿回江山的神秘人。

    她都做太后了,为什么不自己生一个?

    班山岳忽而笑了,那个碎成渣渣的心好像有些释然,又好像有些无可奈何。

    “父皇他是怎么认出你的身份来的?”司徒兆开门见山地问。

    太后,此时的阶下囚,闺名是苏玉瑶,他爹说玉瑶是他给起的名字。

    其实她不想要这个名字,不想要这个名字背后所要承担的责任。

    但她没有拒绝的余地。

    他知道她的身份,她也不清楚,她只清楚的记得当时的她是多么害怕。

    害怕自己人头落地。

    也害怕做不到父亲所要求的任务。

    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让她不要再进宫了。

    原以为他们的缘分到此为止,没想到她那个庶妹那么的不争气,生下齐王之后就难产而死,她爹又出现,让她再次进宫。

    这一次如他所愿,她进宫了,没多久还当上了皇后。

    她做到了她爹想要她做的所有事情,却独独辜负了他。

    不过她爹说他们注定是敌对的,让她不要动情,否则的话会害了班家害了自己。

    她虽是她爹的女儿,但也是她爹手里的一颗棋子,她没有拒绝的权利。

    望着神情有些恍惚的女人,司徒兆皱眉,“是因为武功吗?”

    这女人和班山瑶也没什么相像的,司徒兆想了一大圈,也只想到这个可能了。

    相貌那些她和班山瑶还有班山岳也没那么像。

    只是任凭他怎么问,她就是不说一个字。

    司徒兆是见识过她的狠劲的,越发的泄气。

    “父皇他说在皇陵给你留了个位置,朕是不会让你这样的女人进入皇陵的!”司徒兆暗恨。

    苏玉瑶神色越发恍惚,皇陵,她不稀罕,也不配。

    突然的,她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狂笑,然后断了气。

    司徒兆让高公公再三确认,这才相信她真的死了。

    他懵了。

    还有人会笑死。

    不对,司徒兆仍是不信,让御医还有陆绵绵来确认一下。

    御医确认了,早就没气了。

    陆绵绵也确认了,她已经回天乏术了。

    但她也确认了她身上中的毒是克制过激情绪的,是班家独有的。

    但这种毒班山瑶和班山岳身上都没有。

    陆绵绵再次确认了班山岳身上没有,顺带告诉他臭臭已经度过了危险期。

    听到臭臭这个名字,班山岳的嘴角微微动了动。

    司徒兆无话可说了。

    “李嬷嬷也没了。”高公公探了一下李嬷嬷的鼻息,硬着头皮向司徒兆禀告,她是一点一点的把嘴里的碎布顶了出来,然后咬舌自尽。

    “不可能,她们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朕还没问完。”司徒兆摇头,难以接受这样子的结果。

    下意识的将头转向班山岳,司徒兆走出了废太后的牢房,大步迈进班山岳的牢房,“你们班家的后人可有相认的方法?”

    “没有。”班山岳想也不想便道,倒也配合。

    “你好好想想,你儿子还欠朕很多诊金。”司徒兆警告。

    陆绵绵望着司徒兆挑了挑眉,既然他愿意买单,那她可就不客气了,回去好好准备份清单给他才行。

    感觉到陆绵绵不怀好意的目光,司徒兆有点后悔自己说错话了。

    “班家男人和女人练得武功不一样。”班山岳想起一事。

    司徒兆心里有些许安慰,他的猜测说不定是正确的

    不过从班山岳嘴里也就问到了这个消息。

    宫里,两个孩子都玩累了,褚沐馨不得不带走了丑丑。

    臭臭也在猛打瞌睡,让嬷嬷哄着也能入睡。

    陆绵绵一转身见萧墨顷仍在,讪讪地笑了笑,都没留意他还在。

    “在想什么那么入神?”萧墨顷并没有将她刹那的分神放在心上,反而有些担忧,“你是不是又觉得累了?”

    “没有,只是有些许感慨,他们俩大概做梦都想不到彼此的身份,还好他们这会儿尚未记事。”陆绵绵幽幽地说道。

    “应该是记不住的。”萧墨顷想了想一下自己那些最早的记忆,都记不住是什么时岁,他们话都不会说,不可能记得住那么多,而且他们以后应该没有机会再见面。

    臭臭会被送出宫,等他身体恢复得和常人差不多可能就要被送走,在这一方面来说司徒兆还是很仁慈的。

    “其实你有没有觉得他们俩有点像?”陆绵绵忽然问。

    “怎么可能?”萧墨顷脱口而出,然而仔细想想,却又有些不大确定了,“孩子是不是都长得差不多的?”

    “大部分刚出生的婴儿都差不多,但也不是全部,有些长相特殊一出生便可辨认出来,他们已经差不多一岁了。

    不过人有相似物有相同,就好像我刚刚见到程慕烈的时候感觉他有些熟悉,可能是因为”陆绵绵有几分心虚又有几分内疚,不安地偷偷看了萧墨顷一眼,她好像又举了个不大恰当的例子。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是不是不该老是惦记着别人的夫婿?”萧墨顷挑了挑眉,“他这一回是和素月郡主一块来的。”

    “记性太好没办法。”陆绵绵讪讪地笑了笑。

    “突然有点希望你只记住我这张脸。”萧墨顷开玩笑道。

    “嗯,你这张脸是我记得最清楚的,其他人的脸不自觉的拿来和你比较才勉强记得住。”陆绵绵也开了个小玩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