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39【团练】

    赵瀚微笑看向张秉文:“你要考试?”

    张秉文拱手说道:“四书五经就不必考了,小学与中学内容太过简单,跟当年考秀才没什么区别。请总镇出题,考、和?”

    “不必考了,我相信你。一个布政使,还不至于说这种谎话。”赵瀚说道。

    张秉文再次拱手:“多谢总镇信任!”

    赵瀚突然问道:“你对天下大势怎看?”

    张秉文立即打起精神,这才是真正的考试:“大明国库空虚,吏治败坏,兼并严重,早已积弊难返。西北流寇,奔走不休,无法停下来安定发展,不过是大股的马匪而已。什么时候,流寇能把官兵打得到处跑,这些流寇才能设官建制,才有争夺天下的本钱。辽东鞑贼,异族耳。但就此时而言,鞑子已经创建制度,一旦大明朝廷崩溃,比流寇更有机会争天下。至于江西,不须我再复述。”

    赵瀚非常满意,又问:“可知接下来我如何发展?”

    张秉文说道:“南直隶,天下菁华之地。可从广信府东出,先占浙江。再乘水师顺长江而下,水陆夹击,必克南京、太平、镇江诸城。如此,江南定矣,半壁江山唾手可得。”

    “那我今年该打浙江?”赵瀚笑道。

    “非也,”张秉文说道,“以总镇之性情才智,必先下湘南,再下广东、福建。”

    赵瀚愈发满意,问道:“为何如此?”

    张秉文分析道:“江南若失,大明速亡。鞑子必然破关,建制称帝之鞑子,将迅速占领河北。未经建制的流寇,绝对不是鞑子的对手。而在此之前,只要总镇敢动南直、浙江,大明朝廷肯定不顾一切,尽遣北方六省之军,全力与江西进行决战。那时的局势,就变成总镇独自应付朝廷大军,流寇和鞑子反而坐收渔翁之力。何其不智也?”

    “那我为何先下湘南?”赵瀚问道。

    张秉文说:“湖广熟,天下足,洞庭湖天下粮仓也。值此乱世,粮食最重,谁能让百姓吃饱,谁就能问鼎天下。”

    明代中前期,大明的主要产量地是江南,准确的说是长江下游和太湖周边区域。

    但从明代中期开始,这些地方人口不断繁衍,而且又大量改种经济作物,导致粮食供应严重不足。而湖广又被开发出来,由此成为天下粮仓。江南诸府的粮食,很多都是湖广、江西运去出售的。

    因此,赵瀚不必打下江南,他只要占据湖广、江西产粮地,就能随时卡住江南地区的脖子。

    张秉文继续说道:“至于福建、广东,海贸乃天下大利。一旦开海,打击走私,赋税不比南直、浙江更少。”

    “哈哈哈哈!”

    赵瀚开怀大笑道:“君乃大才也。”

    张秉文虽是桐城人,但在福建做过兵巡道,他深知福建海贸的利润有多大。

    大明朝廷不好下手,赵瀚却可随便搞,狠狠杀一批走私的商贾。随便怎么杀,反正不牵扯他的利益,张秉文对此乐见其成。

    赵瀚让人拿来一份情报,递过去说:“先生请看。”

    张秉文有些好奇,扫了一眼,却是抄来的朝廷邸报。

    今年元宵节都没休息,正月十四整出一个文件,崇祯接受工部给事中傅元初的建议,下令在福建开海征收关税来助饷。

    张秉文摇头叹息:“唉,大明根基已坏,即便开海,也收不上来几个税的。”

    赵瀚又递出一份情报,也是正月份的,南京裁撤冗员八十九人。

    “看来朝廷是真没钱了,居然开始裁撤官员,”张秉文好笑道,“可惜掣肘太多,真要裁剪冗员,南京至少能裁三百人。而且,怎不多裁几个侍郎?官职最高者只是几个主事。”

    赵瀚起身说:“你去秘书院做事吧。”

    张秉文这种人来投,自然不可能真当小吏,但更不可能为他坏了规矩。因此,弄到秘书院是最好的,积累两年资历,再外放出去做佐贰官,很快就能镀金升上来。

    赵瀚已经外放了四个秘书出去,费瑜被外放县丞,等在湘南、广东扩张,费瑜就能升调去做知县。

    张秉文把妻妾安顿好,又派人回桐城,去接自己的几个儿女。

    把交接手续办完,张秉文去秘书院上班,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

    就是那位要绝食的广信知府解立敬,赵瀚也懒得劝说,让此人自己去农村看看,然后便招进秘书院做普通秘书。

    两人只差一岁,秘书院就他们年龄最大,不用问都知道对方是啥情况。

    互相抱拳,各自办事。

    庞春来悄悄找到赵瀚,以一个长辈的身份说:“瀚哥儿,你是不是该再纳一个姬妾了?”

    “不急。”赵瀚说道。

    “还是该早早纳妾,”庞春来道,“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诸多官员,便是百姓,都希望你能纳妾。”

    赵瀚叹息:“等今年的仗打完再说。”

    官员着急的原因,无非是怕赵瀚子嗣不兴。

    费如兰虽然生下个儿子,但此后就一直没动静。去年冬天,铳儿感冒发烧,把庞春来、李邦华等人都急坏了。

    只一个儿子,以古代的医疗水平,真的是非常不保险。

    必须生多些,而且要尽早生。

    柴荣的儿子,要是有二十岁,他赵匡胤敢黄袍加身?

    赵瀚年富力强不假,但麾下官员害怕万一啊。

    对于赵瀚来说,生儿子已经成了政治任务,他只能从善如流,当晚回家跟费如兰好生折腾。

    今年情况不错,秧苗插下之后,普遍只有些小旱,只旱了不到一个月便下雨。

    唯有最北边的九江府、南康府,抗旱工作比较严峻,两府诸县都已经忙碌起来。

    顺便一提,为了办事方便,南昌府下辖西北四县,全部划归南康府管辖。

    因为从南康府城出发,经修水可至武宁、宁州,经双溪可至靖安,经冯水可至奉新。反正从府城出发,坐船就能抵达,交通非常便利。

    如果四县还是归属南昌,今后上交的赋税,必须先运去南康府,再坐船运去南昌府。府衙官员下乡办事,也必须去绕一圈,徒耗人力物力而已。

    可怜的南昌府,原本管辖八县,被赵瀚搞得只剩四县。

    在江西北部抗旱救灾的时候,有两个锦衣卫已经回京复命,另外还剩四个留在江西探查。

    乾清宫。

    “陛下,赵贼已占江西全境。”锦衣卫趴跪在地上禀报。

    崇祯居然没有愤怒,因为他已经收到多份情报,赵瀚独据江西属于迟早的事情。

    甚至,赵瀚通过王调鼎,又递上去一封信。

    内容很简单,赵瀚保证不出兵南直和浙江,理由是不想面对朝廷的兵锋,也不希望流寇在北方继续壮大。

    崇祯继续问询一番,便把杨嗣昌、王调鼎叫来。

    自从赵瀚第二封信递上,王调鼎的身份已经很明显,就是赵瀚与皇帝之间的传声筒。

    “赵贼窃据江西全境了。”崇祯的语气似乎很平静。

    杨嗣昌猛然一惊:“江南危矣!”

    王调鼎说道:“杨兵部不必担心江南,赵贼肯定出兵湘南,那里产的粮食最多。”

    杨嗣昌顿时无语,他是常德人,赵瀚要去占他的老家。

    君臣皆无话可说。

    西北流寇,辽东鞑子,南方赵瀚。而朝廷的钱粮,对付一个都捉襟见肘,还要必须同时应付三个。

    “为之奈何?”崇祯浑身无力,他真的太累了。

    杨嗣昌叹息道:“南直、浙江,不可能募兵打仗。这两地连年大旱,能收赋税已属不易,若再募兵作战,如何养北方之兵?朝廷也不可能派兵征讨赵贼,长江天险,须练水师,哪来的银子去练水师?”

    崇祯冷笑:“你说这些有何用处?”

    杨嗣昌俯首道:“只能相信赵贼不打南直、浙江,趁着赵贼往西扩张之计,朝廷应速速剿灭流寇。只有灭了流寇,才能腾出手来征讨赵贼。至于赵贼可令湘南、广东、福建之士绅,自募乡勇组建团练,以拖延赵贼扩张之速度。”

    崇祯怒道:“士绅自募乡勇?你要把大明变成汉末三国吗!”

    杨嗣昌磕头说:“此权宜之计也,只在南方三省施行,等朝廷剿灭了流寇,就可立即取消此令。当务之急,是要速速剿灭流贼,请陛下再练十万兵!”

    “钱呢?”崇祯质问。

    “加派练饷!”杨嗣昌咬牙道,他也是被逼急了。

    崇祯颓然,有气无力道:“便依卿之计。”

    什么计策?

    当然是加派练饷,编练新军,速剿流贼。同时,传令湘南、广东、福建三地,士绅豪强可以自己编练军队。

    翌日拿到朝堂讨论,情况让人非常惊讶。

    办团练的事情,竟然获得一致通过,这些当官的都怕被赵贼分田。反正是杨嗣昌提出的法子,办砸了正好借机弹劾,办好了就能弄死赵贼。

    至于加饷练兵,招来百官狂喷,谁都知道不能再折腾,加派练饷岂非逼得更多农民造反?

    反对无效,全国再次加派,百姓苦不堪言。

    而江西那边,赵瀚厉兵秣马,只等夏粮收割就出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