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四章 让人感到无力的阵法

    燕南知心神狂跳,下意识的惊呼道:“我师傅没走?!”

    “不错!你师傅就在这里,蜀山也没被搬走,全部都在这里,哈哈哈哈!”

    小邪兴奋的大笑,稚嫩的声音里满是傲然:“区区一座阵法而已,居然还想骗过本座法眼?简直就是贻笑大方!”

    “阵法?”

    燕南知惊愕,一脸的茫然与疑惑。

    小邪没有解释,而是直接开口道:“小子,你全力对着前方的空地出手试试!”

    燕南知猛然起身,周身剑意激荡而出,瞬间笼罩了上百米的空间,而后石剑出现在手中,豁然一道剑芒劈出,将漆黑的夜照耀得明亮无比。

    “轰!”

    剑芒直直刺入地面,山顶的地面在巨响声中轻轻的摇晃,一道长约数丈的沟壑被生生的犁了出来,无数碎石激飞,浓郁的烟尘扬起。

    “小邪”

    剑意反馈给自己的信息并没有什么异样,燕南知有些无措的呼唤着小邪。

    “小子,你实力太弱了!”

    小邪不屑的撇了撇嘴,出声道:“把身体交给本座来掌控,本座不信今日还找不出区区一个破阵法来了!”

    小邪接过身躯,一股滂湃的气息弥漫在山顶,汹涌的剑意肆掠天地,一寸寸的探查着四周的空间。

    忽然,小邪控制的身体眸光一闪,邪恶的目光在黑夜中隐晦发亮,他偏过头看向了一处空荡的地面。

    “本座找到了!”

    小邪的面容露出一个邪魅的微笑,手中石剑附满漆黑的灵力,当剑意凝聚到一个顶峰的时候,剑光裹挟着恐怖的威势轰向了那处地面。

    “砰!”

    犹如金石撞击的轻鸣声荡开,漆黑剑光斩落的地面竟然毫发无损,并且原地还显出了一丝金色的光芒,金光一闪而过,继而又恢复平淡。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但燕南知还是看清楚了,那金光处似乎是什么东西的一角,在金光轰击的时候,显露出了一片光幕,上面流转着金色的符文。

    小邪眼神凶残的舔了舔嘴唇:“小子,本座要发力了,你做好准备!”

    燕南知大惊:“慢!等一下”

    小邪却没有搭理他,如墨的灵力自燕南知的躯体内喷涌而出,仿佛比漆黑的夜色还要更加的深邃。

    小邪一下子将修为发挥到筑基后期的程度,燕南知突然感到一阵剧痛传来,身躯毫无意外的又开始破损了。

    鲜血如注,从皲裂的皮肤疯狂渗出,一瞬间将这具身躯又染成了一个血人。

    燕南知的意识,正心疼的看着属于自己的血液在狂飙。

    “你你小心点儿!”

    狂暴的灵力还在凝聚,小邪如同没有痛感一样,狰笑道:“小子你放心,本座会把握好的,本座今日定要将这垃圾阵法给破开!”

    他这么一说,燕南知心里更慌了,不过他也想找出消失的师傅和蜀山,所以默默忍受着身躯传来的剧痛,希望小邪快点儿搞定。

    “铮!”

    悦耳的剑鸣声回荡山顶,古朴的石剑在小邪手中褪去了笨重,似乎恢复了往日的一丝绝世锋锐,漆黑的剑光在剑身之上缓缓湛起,无形的恐怖气息弥漫在空气中。

    这一剑,经过小邪的蓄势,凶悍程度还要远远超出斩杀光头和尚的那几剑,只是剑光掠出的霎那间,周遭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燕南知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在这一剑之下,山顶的风好像停止了,漆黑的夜色似乎也被影响了,映入他眼里的微光变得扭曲,夜幕像是被一道无形的浪潮撕裂开来。

    这一次,仅是气息便掀动了阵法,帘布似的金色结界露出了一丈方的面容,上面流转着密密麻麻的蝌蚪符文。

    在剑光斩落结界的那一刻,金色符文流动的速度瞬间暴增,细小的符文闪烁成了刺目的金光,与剑光迎面相击。

    “咚~!”

    耀眼的金光大盛,燕南知原以为会听到镜面破碎的声音,事实撞击声却是犹如洪钟大吕般的震响。

    “噗!”

    却是结界反震回来的气势拍击到了残破的身躯上,加上本就处于重伤边缘的状态,小邪直接一口狂血喷出。

    燕南知也感受到了一阵令他意识陷入天昏地暗的疼痛感袭来,一时间他的意识根本说不出话来,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才渐渐缓了过来。

    回过神来的燕南知神魂大骇,灵魂剧烈的波动,意识后怕不已!

    就在刚刚,他都以为自己要当场去世了,他都能清楚的嗅到死亡的味道,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就差一点儿!

    就那么的一丁点儿,自己就死了!

    努力的缓了缓神,平复一下惊恐的思绪,燕南知这才想起小邪还在掌控身体。

    “小邪!你没事儿吧?你怎么样了?”

    “噗噗!”

    支离破碎的身躯又渐渐的撑了起来,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冒出,小邪恼怒的声音有些无力,但又倔强的响起。

    “小,小子!你先撑住了,本座就不信了,一座没落的蜀山,还能,还能阻挡本座噗!”

    燕南知大惊,他都听到自己身体的喉咙里传来噗哧噗哧的声响,显然食管似乎是裂开了,他直接被吓住了。

    “别!别动手了!”

    燕南知连忙叫住了他,好不容易缓了过来,如果小邪再出手,燕南知敢肯定自己这具身体绝对立马报废。

    虽然现在好像已经是报废了,但至少还没有爆炸啊!

    他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抢救回来,不过好歹还有抢救的机会,要是小邪再次出手,那就可以宣布彻底死亡了!

    许是燕南知剧烈波动的情绪,小邪也忽然冷静了一些,似乎也渐渐反应过来身躯此时的状态,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其实作为这具身躯的主人,燕南知可以强行抢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不过此时他却不敢这么做。

    因为他知道,在意识彻底回归身体的一瞬间,肯定会有数倍于先前的疼痛传入他的意识,十成的几率会将他的意识冲击昏迷,到时候他连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丹药疗伤都做不到。

    所以现在只能靠不惧疼痛的小邪支撑身体,等小邪将身体恢复了他再回去,不止是担心自己的身体死亡,还有就是上次面临的那种痛苦,他实在不想再享受一次了。

    小邪也恢复了理智,掏出了一堆大大小小的丹瓶,将丹药灌入嘴中,而后盘膝运转燕南知修炼的功法,开始修复残破不堪的躯体。

    脑海内,小邪化作的虚影出现在燕南知的意识身前。

    “小子!你实在太废物了,修炼这么久才到练气八层,真是白白活了十多年,简直弱得不堪一击!”

    稚嫩的声音说出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小邪真的很愤怒,而且是带着憋屈的那种愤怒。

    要不是燕南知这具身躯的限制,他肯定要劈碎蜀山这个破阵法才肯罢休。

    想当初自己是何等的伟岸存在,如今竟然连阵法全貌都没有逼显出来,自己就被反震的气息伤得连连吐血。

    虽然这具身躯是燕南知的,可当时掌控身体的是他,吐血的自然也是他。

    小邪越想越怒不可遏,他堂堂邪剑仙何时受过这种气?

    接受着小邪鄙夷的怒骂,燕南知也是倍感无力。

    我能怎么办呢?

    我也想打破结界,也想找出师傅,可实力太弱了我也很无奈啊!

    这是燕南知第一次这么深刻的感觉到自己的实力不够,他没有反驳小邪的指责,因为确实是自己限制了小邪的实力。

    小邪骂完之后,发泄了些许心里的怒气,看着沉默的燕南知,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儿过了,不会打击到这小子吧?

    “咳咳!小子,你实力弱就赶紧努力吧,等你到了练气圆满,本座传你无上筑基之法,等你筑基成功之后,再经过本座的教导,足以让你在筑基境界逆伐金丹!”

    燕南知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淡淡道:“小邪,那这阵法结界,真的没办法了吗?”

    提到这个,小邪也情绪低沉:“小子,其实也不怪你,这阵法不出意外应该是蜀山的护山大阵,自数万年前就一直存在了。”

    “就算本座现在炼化了那个老秃驴的灵魂,最多也只能发挥金丹初期的修为,现阶段想要破开这个破阵法,也是不太可能,欸!”

    小邪无力的叹息了一声,燕南知心里愈加的绝望了,金丹修为的小邪都不能破开,那自己要等到何时才能看见师傅!

    任由小邪控制着身躯修复,燕南知的意识不断的思索着,蓦然地他不知想到什么,期待的问道:

    “小邪,刚才我们攻击阵法,你说师傅在里面的话他能察觉到吗?而且我们就在这山顶上面,他能看见我们在这里吗?”

    小邪却没有他这么乐观,声音低沉道:“这座阵法虽然能在攻击之下显露出来,可却是建立在虚空之中的,蜀山原来的那片天地被阵法剥离了出来,守护到了另一片空间。”

    “也就是说,那片天地已经不在苍源大地了,这个阵法不止是护山大阵,也是连接两片空间的枢纽,想要使原来的天地回归苍源大地,就只有消除这个阵法!”

    “而消除只有两个办法,或从内部主动解除,或自外面强行破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