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9章 我就是唐云风

    寂静的夜,寂静的人。

    夜西湖依旧美丽,其内相跟的俩人,却都没有说话。

    唐云风终究没有跟师父回燕京。

    此间事,此间了。

    被人打了一个错手不及,但自己不可能就这样灰头土脸的回去。

    因为挨骂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此刻,他对师父的佩服,更添了几分。

    一人骂,千人骂。

    一时骂,时时骂。

    自己跟师父比起来,顶多只算小巫见大巫。

    唐云风皱着眉头,脑子不断的琢磨着。

    原计划,两轮比赛结束,10号在杭城大剧院开场。

    时间地点都定了,唐云风便不想改。

    不为别的。

    人家想让自己在哪里趴下,自己干脆就在哪里躺着。

    磨也得把这次相声专场给磨出来,要是能磨出个满坑满谷的结果,那便最好不过了。

    可是,这不容易。

    失去大平台的支撑,便是失去的契机。

    所以他脑子里怎么合计,都感觉缺了一点什么。

    至于御用经纪人李富贵,因为一进西湖,便来了一句“真特么漂亮”,被无语的唐云风直接给踢得远远的。

    德芸社就该开个文化班,指定不缺学员。

    俩人一路走,一路看。

    林思月看着唐云风有些落寞的神情,心中既心疼又复杂。

    有心看无心,师弟的才华,自己应该是最清楚的。

    甚至比长辈们还清楚。

    但他满腹才华,却给自己选了一条最难的路。

    好傻呀!

    复杂,是源于自己其实可以帮他。

    但别看这家伙表面上总是云淡风轻的,骨子里可傲着呢?

    这是她试探多次,总结出来的。

    能帮不敢帮,又不忍心上人受委屈,头疼。

    不时,俩人来到一处湖心广场。

    广场不大,人却不少。

    此刻一群大爷大妈正在吹拉弹唱,表演的很认真。

    韵味独特的江南小调,也吸引了不少游客围观欣赏。

    热闹的场面,让唐云风心情都轻快了几分。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林思月,见师姐也被自己给影响了心情。

    唐云风突然笑道:“师姐,我唱一首曲儿给您听,好不好?”

    林思月顿时阴转睛,美目流光。

    不容易。

    这呆子总算开窍了一回。

    “好呀,我想听。”林思月点头如啄米。

    唐云风分开人群,朝老人们走过去,停在负责音箱的大爷跟前。

    大爷六七十岁,一头花白头发,精神头倒好,身上穿得也利索,一副退休老干部模样。

    “大爷辛苦!”唐云风笑着拱手道。

    大爷回头一瞧,乐呵道:“小伙子,有事?”

    “大爷,我想借您几位的话筒,唱一段小曲给我女朋友听,行吗?”

    大爷顺着唐云风的手指,一眼便瞧见了林思月。

    “哈哈哈,小伙子好福气。不过,你真会唱小曲?”

    不由得大爷怀疑,实在是这年头,愿意学、会唱小曲的年轻人少之又少。

    看看满大街的吉他班、钢琴班,就知道了。

    “对,打小就学,会一些,我想唱段。”

    “哟,,哪一版的?”大爷眼前一亮。

    可是华夏名剧。

    故事初见明朝冯梦龙的,开始叫。

    一经问世,传唱、改编便没有停过。

    发展到后来,什么京剧、昆曲、越剧,甚至木偶戏、皮影戏等等,几乎全国所有剧种都有这个曲目。

    不然,三大爱情故事之一的美誉,是那么好得的?

    唐云风笑道:“相声门太平歌词版本的。”

    哟,这可新鲜!

    大爷上下看了唐云风好几眼,终于确定这个年轻人没在开玩笑,顿时更乐了。

    “好,曲谱有什么要配合的吗?”

    唐云风暗自点头,大爷每个问题都好专业!

    果然啊。

    甭管是哪儿的大爷,大爷永远是大爷!

    他放下背包,从里面取出一副御子板,也就是打磨好的两块小竹板,在大爷面前晃了晃。

    “大爷,不用,我有这个就够。”

    片刻不到。

    唐云风拿着御子上台。

    一众老头老太太的活动中,突然冒出来个小年轻,长得还挺帅。

    这就有意思了。

    甭管男女老少,都往场中瞧着。

    曲子熟,场面小。

    唐云风运气提声,打板便唱:

    这杭州美景盖世无双

    西湖岸奇花异草四了季的清香

    春游苏堤桃红柳绿

    夏赏荷花映满了池塘

    这秋观明月如同碧水

    冬看瑞雪铺满了山岗

    旁人不说,唐云风自己心里便唱美了。

    人在西湖中,唱着西湖曲。

    眼里看的,心里念的,嘴里唱的,完美融合。

    而且,相声就是撂地艺术。

    再华丽的舞台,都比不过在地面上使活来得舒服。

    太享受了。

    没过片刻,唐云风便心无旁骛,眼无旁人,脑子里就剩下曲。

    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关键,便在一个“悟”字。

    一样曲,一样腔,百人百韵,区别也在于“悟”。

    唐云风很幸运,此情此景的触动,帮他正在加深对艺术的理解悟。

    人群中林思月,同样也入迷了。

    不知道是因为曲,还是因为人?

    局中人尚且如此,其他观众更不用说。

    光是唐云风一开腔的嗓音,便把大家给震惊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这绝对是专业水平。

    那人手里拿的乐器也很奇怪。

    这哪里是什么乐器,根本就两片小竹板吧?

    不过,这节奏声音,倒是清脆好听。

    跟曲子很合拍。

    有能耐。

    除开能耐,人也好看呐。

    这表情,这风度,啧啧啧!

    于是乎,相机、手机,能拍就拍,能录便录。

    没有手机的老太太,只能干着急。

    曲声悠悠,踏着湖水,乘着微风,越传越远。

    不多时,寻声而来的游客,便把广场给挤满了。

    人更多,场面却更加安静,自觉的。

    好可叹十八年灾数才满。

    许梦娇中状元

    在这雷峰塔下是见了亲娘

    我一言唱不尽这白蛇传

    我是愿诸位

    合家欢乐是福寿绵长!

    终于,一段完整的唱完,唐云风微笑着朝观众鞠躬。

    “好~~~”

    观众们纷纷鼓掌叫好。

    动静稍落,人群中有人突然道:“咦,您跟唐云风长得很像呀!”

    “对呀,确实很像。”

    “真像。”

    一经提醒,不少人纷纷出声附和。

    这次活动是大投入,唐云风的照片,也跟着广告,传播量不小。

    只是明星嘛。

    甭管成不成名,先把架子端起来再说。

    又怎么可能跑到这里来,跟老人们一起唱曲儿?

    唐云风心中了然,不惊不喜。

    拱手微笑道:“诸位,我就是唐云风,来自燕京德芸社的一名相声演员。”

    嚯!

    观众一阵惊呼,转眼便把唐云风给围上了。

    被挤出来的林思月,瞧着场中动静,脸上不怒反喜。

    都看看吧,但凡给他一点机会,他都能展现出魅力。

    林思月对自己的眼光很满意,同时心里也定了主意。

    不管场中的热闹,她独自走到一旁。

    掏出手机,深呼吸一口气,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爸,我是月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