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零一章 理当书阁

    恋上你看书网,沈梅棠

    有谁还记得珍珠主吗?

    当然有,那就是跟她最亲的人,永远都将她记在心上。

    而那些佳丽们,早将珍珠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或许,偶尔闻得姑姑又提反面典型之事,会想起来珍珠主,只记得这档子事儿,对其人没有什么印象。

    暮秋。

    天气变得很凉,金色的黄叶已变成褐色的枯叶,残缺不全地飘落。

    一株紧挨着一株的桂花树,花已谢落,光秃秃地矗立在花盆里,枯黄的叶子在下面的盆土上铺了一层,干燥的秋风吹过之时,落到地面上,不一时,便被刮到墙角边的角落里。

    昏昏沉沉的病了一个月的棠主娘娘,这会儿,端起桌面上的桂花茶,吹了一口,一朵鹅黄色的桂花飘荡在水面上,她没有喝,将茶碗轻轻的放到桌面上。

    室内的气氛有略些压抑,锦青姑姑双手交叠压在胸前,半垂头而立,灰兰跟玳瑁也站立在一旁边,谁也不吭声。

    午时刚过,难得的好天。

    一缕穿窗而入的阳光投射在墨绿色的大理石地面上,大理石地面擦得一尘不染,弹起的光芒折射到水晶门帘之上,串串水晶珠就像月光下的珍珠贝一样,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她轻轻的笑了笑,白皙的手指抚了抚胸前的衣襟,三颗玉石子不能攥在手心中来回的捻动,她就以这样的方法随时随地的感触着,多数的日子里,她就只穿着这件淡紫色的衣裳。

    “出去走走。”她轻声道。

    灰兰立刻取了一件也是淡紫色的大氅给披上,扶着她的胳膊,感觉着棠主娘娘又瘦了,心里边很是心疼。

    院落门口处,她转回身与跟在身后的锦青姑姑说道:“锦青,将这些桂树打理好,搬到保暖的地方去。我还没有出去走走,你只告诉我哪些地方能去,哪些地方不能去便可。”

    锦青犹豫了一下,遂到院落门口处指着不远处道:“花园,亭台楼阁处,棠主娘娘都可以去。只是,莫轻意的进到大殿里就可,走走就回来吧!”

    “嗯。”沈梅棠点头。

    阳光头顶垂照,很是暖和,特别是食过午饭罢,有一种困乏劲儿,让人不由自主的想睡上一觉。

    沿着一条鹅卵石铺砌的小路向前,林中不知名的鸟儿长啼,那声音比起一般的鸟叫声要长出一倍,就好像故意拉长音一般,还抛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二小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就觉得总有一双眼睛,不离左右的盯着我们,让人坐立不安的。”玳瑁小声音的说道。

    “二小姐,初来闻得珍珠姑娘之事,我俩商量着这事儿不能让你知道。

    一来,你正病着,必然要上火加重了病情;二来,一千双眼睛盯着你呢,也都知道珍珠跟你的关系,你还能将珍珠捞出来不成吗?

    然而,两个小宫女议论的声音偏偏就让你听见,果不其然,你的病情加重。我这个恨呐,到底是小宫女没有规矩,还是有人教唆,趁你病,要你命啊!”灰兰小声道。

    “就是,安的什么心呐?”玳瑁咕哝道。

    一阵沉默,闻得风声阵阵穿林而过,枝头寥寥干枯的黄叶莎啦啦作响。

    稍刻,沈梅棠道:“珍珠必然是要吃些苦头,受在她身,疼在我心。

    但这样也好,莫在人前轻易的提起珍珠,待到三个月之后,若是珍珠就此与那七百人离开宫中,对她来说,或者是件好事。”

    “这该死的方嫣红,走着瞧!”玳瑁以脚狠踢了一块石头子,踢出多老远恨道。

    “不可乱言,更不可提名道姓,要时刻以珍珠之事自省!”沈梅棠厉声斥道。

    玳瑁应了一声,不在说话,四处看了看,自是知道隔墙有耳,不可轻言。

    走着走着,来到了一个小花园之中,各种奇花异草虽然已经过了时令,但人工修剪得整整齐齐,看着很规整。

    或者是这园中常绿的树木多,又有人投食,随处可见树根下黄澄澄的米谷,引得众多的鸟儿在此聚集,约有数百只乃至千只左右齐鸣,宛若百人、千人的乐队演奏着欢快的乐曲。

    不知不觉间,让人的心情也欢快起来。

    正四处观瞧着,聆听鸟儿的鸣叫,忽见一远处一群人簇拥着当中一红裙者,众星捧月一般向此处而来,好像是常来此处听这鸟儿的叫声。

    虽然,离得还远,看不清来者的五官模样,但是,沈梅棠只一瞥,便知那人是方嫣红。

    沈梅棠的心中有多么的心疼着珍珠,就是有多么的恨这方嫣红!

    但是,她清楚,现在不能轻易的与她产生任何的冲突,哪怕面对她的挑衅。三十六计走为上,沈梅棠转身奔着另一处而去,灰兰、玳瑁紧跟。

    穿过花园,沿着小路向前,忽见一条回廊蜿蜒向前,沿着回廊往前走,景色渐深,假山、喷泉位列两旁边。

    不一时,看见前方出现亭台楼阁,渐宽的水面如镜般晃眼,景色颇优。

    三人行至一处楼台之上,隔着水面向前瞭望着,开阔的水面也让心情跟着开阔起来,驱散了刚刚见到方嫣红的不悦。

    转回身看向另一侧,发现类似是一片藏书楼的宅子,依着水面而建。沈梅棠本就喜读书,自然是对这样的地方感兴趣。

    不一时,三人奔着藏书楼的地方而来,至近前,见古香古色的藏书楼面朝正南,约六间的两层楼房。窗子都敞开着,正在通风。

    两扇紫檀色雕花木门半打开着,门楣之上高悬着一块黑色的匾额,金漆书写着‘理当书阁’四个大字。

    沈梅棠知道,书阁上层按经、史、子、集分类列柜藏书,楼下自是阅览藏书之地。其名为‘理当书阁’自是取太子闫理当之名二字。

    犹豫了一下,她没有轻易的上前去打扰,看着虚掩着的门,其内好像只有看管之人,而无有读书之人,也好像有很长的时间,这里也不怎么来人。

    虽然说,她现在身份可以称做是准太子妃,到这太子的书阁来看看,也没有什么不可,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向旁边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