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九九章 崩溃大哭

    恋上你看书网,沈梅棠

    且说珍珠被带走之后,难逃皮肉之苦。

    宫中的大规小矩自然是不老少,何况在此时,急需要一个反面的典型来震慑住这千名佳丽,老老实实的听话,姑姑以此树威。

    十几个颇显老辣的姑姑,打起一个刚刚入宫的、名不见经传又排不上号的、而且生得面目不出众的,只是有着这太子妃入选资格的小女子来说,不在话下。

    ‘啪、啪、啪啪’

    一个紧跟着一个的耳光抽在珍珠的脸上,珍珠是紧咬牙关,自始至终就一句话:打人者不是她,是方嫣红。

    皮肉之苦自然是难挨,自小到大珍珠也是家中的宝,何曾被人这般的打过?但是,对于极其坚强的珍珠来说,这点苦,她能受得了,只要不将她驱逐出宫就好。

    不为别的,她只为沈梅棠一人,至少留在宫中,她有机会护着她。

    直到最后,几个姑姑打了一身汗的同时,也是觉得碰到茬子身上了,这位珍珠主子宁死看来也不会承认此事。或许,打人者真就不是她。

    老奸巨猾的姑姑自然是有手腕,换了一种方法道:

    “如果,你还不承认打人者是你;那么,只有一种方法,报到上头去,立刻驱逐出宫,你的家人都会跟着你不光彩不说,也会受到连累。

    况且,听说你是棠主娘娘身边的人,至于她受不受到你的牵连,我们也不知道了。刚进宫,你自己掂量这事儿。”

    这一软刀子正扎在珍珠的心窝子之上,她咬了咬牙问道:“如果我说,是我干的会怎样?”

    姑姑一看有门,急忙道:“这就好办了,至少我们保你三个月之后,与一众七百人落选者一齐退出宫中,能保住你的名声,家人也不受牵连。”

    “可我,不想出宫。”珍珠落泪道。

    “不要做梦了!”姑姑冷嘲道,“这宫中,你这般模样者,恐怕连个做粗活的婢女都当不上!”

    “我也是,从万名参选者当中入选之人,这非是我捏造。”珍珠怼道。

    “你不要抱有任何的幻想了!”

    一个一脸横丝肉的姑姑上前道:“你承认与不承认打人者是你,都将按照扰乱宫中秩序论处,念你是新来者初次犯错,才给你这三个月的缓解期。

    也有看在棠主娘娘面子上宽待你,别不知好歹。”

    话不待说完,将审讯珍珠的记录本子丢到面前,抓起珍珠的手按下了指印,珍珠是泣不成声的承认了打人者是她自己!

    满脸是胜利的沾沾自喜,为首的姑姑命人将珍珠关进一处干粗活的院落之中,三个月不准出来,有人专门的看守。

    当脸都被抽得肿起来多老高,嘴角淌着淋淋鲜血的珍珠被推入一处院落当中,听着身后的大门‘咔嚓’一声落锁,她禁不住冲上前一边砸门,一边崩溃大哭!

    有生以来,她头一次哭得这么惨,哭得这么的心碎!

    “你过来,哭什么哭?”

    一只大手在背后抓住珍珠的衣裳,推搡着她向一处吼道:“让你干活来了,不是让哭来了!”

    还没等珍珠说话,紧跟着又过来两个凶巴巴的人将她按在水池前,旁边堆着一大堆跟小山一般要洗的东西。

    珍珠刚要发火,一旁边一个身着破烂的衣裳,脸色异常憔悴的女子将她按下,紧跟着把几件衣裳塞到她的手里道:“洗,快点洗!”

    珍珠一边洗着衣裳,眼泪如喷泉一般往出喷,委屈到了极点上!

    她从来没有这么样哭过,她知道眼泪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但她却忍不住的崩溃大哭!

    边哭边洗,边洗边哭,她用眼泪揉搓着手中的衣裳,心都碎了!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而且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很多倍!

    也不知道她手中那件衣裳是谁的?或许,穿在身上之时,也能感觉到珍珠的委屈与心碎,而不自觉的落泪吧!

    几片黄叶,秃自落到水池当中打着旋,好似尽力的安慰着珍珠的悲伤。

    她的手泡在凉水当中,即便是天气还不是很凉,也被冰得通红

    夜色起时,室内刚刚没点起多久的灯就被熄灭。

    吃过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稀粥晚饭,好几十个人挤在一个大通铺上睡觉,珍珠被安排在紧挨门口处,一面是冰冷的墙,一面是那个憔悴不堪的女子。

    喝稀粥之时,珍珠也没有止住的眼泪全都扑簌簌的掉到稀粥之内,一股脑的喝到了肚子当中。好像把这么多年没哭的眼泪全都哭出来了一般。

    哭着,哭着,隐约间听见她说她的名字叫:燕华。

    珍珠看着她身上破破烂烂的衣裳,脸色憔悴得好像能有四、五十岁的样子,跟她娘的岁数差不了多少。

    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当中,没有任何的光彩,形同身上的破衣烂衫一般很是暗淡。但五官组合到一处,却像极了一只猫,可以想象得出,年轻时候的她有着一定的姿色,是讨人喜欢的。

    一条不知道从谁身上扯过来的的毯子,被管事者丢到珍珠的身上,算是给她的铺盖。

    珍珠没有脱衣裳,她不想脱下一件的衣裳,原本粘床上就能睡着的她,失眠了!

    ‘哗哗哗、哗哗’

    好几十人住着,晚上又喝稀粥,总有人轮流的起来小解,外室地当间放着一个大木桶。

    无法入睡的珍珠,在门口边沿上听着刺耳的声音,紧跟着是刺鼻的味道,呛得她直淌眼泪

    她从来没有想过,宫里也有着这样的地方,也有着这样一群不为人知的人在干着出体力的粗活,而她们,青一色的好像全都是犯了错,惹了祸!

    她知道这宫里有干粗活的地方,但她绝对想象不到是这般的情景!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憧憬过、奢望过在宫中过上美好的生活,人前人后的风光。她只想守护着梅棠,但这一刻,她崩溃了,她死的心都有了!

    没过两天,珍珠便成了千名佳丽当中的反面典型,成了姑姑挂在嘴上训斥不听话者的列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