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章 到了目的地

    中秋节快到了。

    从北雁关吹来的一阵阵寒风,

    让人勒紧了衣服,只想快点往前走。

    几天后,李牧和他的四个人出了湖关,就离开了大篷车向北走去。

    李牧母子在他前面,而周沧和裴元绍则背着钱物,一路奔向长子县。

    从远处,你可以看到一个靠近山和水边的地方,那就是李家庄。

    进村时,赵星看到了田园风光。他看到“绿树紧挨着村子,青山斜在外面”。时不时,从打谷场上高耸的干草堆中,孩子们捉米藏的玩耍声,加上远处马嘶、牛群的声音,给村子增添了几分祥和。在一栋别墅门前约三次,赵心娘李一萍敲开梅恩戒指。过了一会儿,一个白人仆人出来了。”

    李平说:“啊,是叶萍回来了!”

    被称为郑波的仆人,魏义冷深看清楚了来访者后,立即上前热情迎接。

    看到李一平身后拿着枪和弓的赵星,郑波犹豫着问:“这是这一个吗?”郑波,这是我的孩子。”

    “杏儿,快给郑爷爷问个好,”赵先生有些自豪地说你好,郑爷爷!”

    “好,好,好!”

    郑波边说边欢迎四人进院子。

    “你结婚后,是十多年前你回娘家了?这孩子比我高。遗憾的是,这些年没有被原谅!”

    “谁说不是。郑波,是你师傅这些年来身体很好,赵和郑波一起工作的。”

    好吧,师傅的身体不比以前好了。

    他一直在为几个少爷少妇的事努力工作。现在他和我一样。他又老又没用!”郑波感叹道。

    “我妈妈怎么样?”赵某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妈妈好吧,你妈妈前年离开了,但她不能在寒冷中生活。她走了”郑波心情慵懒地说,李一平听了这话,脚下绊了一跤,赵星来扶她。进入中间的四合院大厅后,郑波邀请赵星和赵星就座,并到后院叫赵星的爷爷李青见面。

    随着拐杖敲击青砖地板的“砰砰”声,只听到大厅里的麦恩传来一个颤抖的声音,“回来了,帮我见见”

    说着,一个面色苍白、拄着拐杖的老人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赵爸爸冲上前去迎接并帮助他,“女婿不孝,所以你很担心”

    赵爸爸哽咽着说“萍儿,你妈妈在你回来见她之前已经走了”李青摇摇头,伤心地说“萍儿听郑波说是女贞的不孝儿子回来晚了,”赵杏娘忍住眼泪轻声说“杏儿,这是你爷爷。请上前跪下!”

    我见过我的祖父!”赵星双膝着地,郑重地向李青磕头。”

    很好!很好!很好!高兴,快李青高兴地帮了赵星起来。

    看着迎风而来的赵星,

    在树和英奇人面前迎风而来,以及跟随他的两位凶猛但正规的仆人,李青掩饰不住李青眼中的感激和安慰神。

    一想到儿孙,李青只好苦不堪言。

    在见到彼此的亲戚之后,他们自然要对彼此友善。

    赵星也被母亲郑重地介绍给了几位叔叔和堂兄弟。

    看着眼前一大群兄妹,赵兴友点点头。胡花了很多时间才记住这些人的名字。

    有句老话说瘦骆驼比马大。李青的家庭虽然没有兄弟们那么富裕,但却是普通小家庭望尘莫及的。听说赵思已经过世,赵星母子俩现在无处安顿。李青岛没有任何不屑和不屑。

    毕竟,他们是自己的血亲。至于几位刚认识的廉价叔叔、堂兄弟姐妹的想法,从他们冷漠而充满爱心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中的一两个。

    其中,还有几位与赵星同龄的男子,他们对赵星的到来充满了兴奋,也充满了好奇和热情。

    他们是:赵星二叔的小儿子李金思;赵星三叔的长子,17岁的李金武;赵星姑姑的女婿徐婉婷,比赵星大一岁。

    李锦思虽然身体比较虚弱,但从小就喜欢读兵法,他有一个梦想,就是帮助明君做一个贤良的大臣。

    李金武高大威武,实际上是山后少有的壮汉。徐婉婷继承了李家女婿的美貌和贤惠。

    虽然她只有15岁,但她已经变得像她的名字一样优雅了。

    兄妹俩对赵星的热情明显高于其他亲属。

    李金武抱着赵星,不停地摩挲着手中的长枪;李金丝上下打量着赵星的周围;徐婉婷和赵星的母亲阿姨在低声交谈,他们的眼睛还不时地在赵星身边来回扫视。

    赵星心里想:“据说龙有九个儿子,但儿子不同。就拿我的家人,梅恩的远亲来说,看看有什么不同。

    以后,我们还是要仔细分辨,找一些可以跟着你嘎嘎的地方。”

    “萍儿,你现在无家可归了,以后就把这里当家了。虽然近年来世界变得越来越稀缺,但我们李家还是可以给你和你妻子提供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从现在起,你就住在我们李家的另一个院子里,在村子后半坡上。如果你愿意,我会请人留出10亩旱地和8亩水田让你安顿下来。”

    没等赵兴娘说声谢谢,外面就有不和谐的声音。“多么慷慨的祖父啊!如果你把它给外人,那是十八个月来最好的农田。我不知道我们的孙子们要去哪里?”

    一个奇怪的声音在主人的陪同下飘进客厅。听了这话,赵星笑了起来。

    因为他刚听说“十八亩”有“十八莫”之说,他看见一个小男孩进来,穿着绿色的衣服,头戴一顶绿色的纱布帽(其实,应该叫知不观,是汉代儒士的服饰)。

    他摘下了一只绿色的mo海龟,很像之前动画中的“忍者龟”。

    “你这个妖孽,咳”李青气得差点把它扛走了。“别这么粗鲁”周沧看不下去对岸,喝多了,头上的顶梁上落下了灰尘。

    “周仓,别吵了,退后一步!”赵星语气低沉而端庄地说。

    周仓想多说些什么,但赵星看起来很严肃,只好退到赵星那里去了,嗯,人们必须在屋檐下低头。

    “当他们来的时候,他们会被放下,”赵星在心里叹了口气表哥的话很重!”

    赵星毫不迟疑地说:“这次母子俩回谈了。因为这个世界的艰难,我来这里呆了一年半。

    我不想和我的兄弟们一起抢劫我家的财产。一、赵星,答应我在李家庄住不超过三年,三年后我再找个地方住。

    同时,赵星将偿还李家庄三年期间发生的十倍费用,包括土地生产转为货币和粮食。”

    “你是认真的吗?”李金邦的眼睛比牛玲大,他不相信赵星刚才说的话。

    “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在庄主面前签合同!”赵兴深坚定地回答说凭什么?”一个轻蔑的李进问道用我的力量和头脑!

    赵星不感兴趣在他面前解释这个‘废柴’,平静地说。”

    “好吧,我见过一两个自吹自擂的,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吹牛者。”

    李金邦讽刺地说我最惭愧的莫过于有些人在业主面前叫嚣分房!

    赵星看起来很轻蔑。

    “”你!…”李金邦哽咽无语。他苍白的脸变成了难看的猪肝。

    在这一点上,全场的人都不好再插话了。

    安静,有点窒息的安静,大厅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至于他们在想什么,只有天知道。

    看到只有李金邦和李金思动了动嘴唇想说点什么,就被自己的老子抓住了。

    徐婉婷关切地看着赵星,但她不好意思多看小美女。

    赵星心里自言自语:“哼,三年后,黄巾起义(公元184年),我不想呆在上党县,那里有边境纠纷和内乱。我怎么能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住呢!更何况,凭我自己的技术和经验,我们怎么能在东汉末年的混乱中取得领先,掀起一场风云风暴呢!”

    “当我出现的时候,我会看看是不是把你所有孝顺的儿女都收拾好!”赵星很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