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九章 歪打正着(中)

    丁磊领了慕容格命令之后当夜他就做好准备去将齐安六人给抓回来充作盗匪。

    当然,在这个过程之中,不乏有良知的人对丁磊道:“头儿,慕容老爷让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

    他话说到这里停下,他相信丁磊会懂他的意思。

    作为衙门捕快,他们虽不能像明镜使者一样有大的权力,但作为一个新人,他坚信他们的正义可以在这里贯彻。可是长久以来,他在衙门做的又是什么?

    每每那慕容公子在外惹上人命官司,却都是由他们去摆平,虽然那些人都不是他杀的,可看着那些无辜之人死不瞑目,他就感觉人是他杀的一样,收到自己良心的谴责。

    这次更是过份,慕容老爷竟然叫他们去杀无辜之人那他们作为捕快的意义又在哪里?他很想问问丁磊。

    自己部下发了话,甚至语气有几分质疑的意思,但丁磊却没有生气,而是长舒一口气道:“小子,不知道你私下对比过没有,咋们郭隍城近来几城之中,哪个城衙役俸禄最高!我想是我郭隍城,而你们想没想过为什么我郭隍城的俸禄最高?难道只是我城临近永安,地理位置优越,所以富饶吗?”。

    他接连几问,却是将刚才提问那人问住了。

    其实这些问题,众人又都很明了,说到底是因为慕容老爷“贪”!因为贪,所以他们这写些部下自然就跟着好处多。

    这时丁磊再问刚才那人:“我记得没记错,你小子是去年娶的媳妇吧听说你花了也有一百两吧,试问你在别处能拿这么多钱?”。

    那人摇头。

    丁磊则继续问:“那你如果为了你所谓的正义,愿意退出吗?”。

    那人没有立刻表态,而是像是慎重考虑过后摇了摇头。

    对于他这般姿态,丁磊没有嘲笑,对于这样的新人他见多了人的人性是非常科学的东西,一方面,他们希望自己贯彻自己的信仰,另外一方面,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信仰又脆弱的不堪一击。

    说起来,相当可笑又真实。

    而丁磊不会去嘲笑这个新人,因为他也是这样的人。

    像是一位老大哥一样,他拍了拍自己部下的肩膀然后道:“如今这个世道要开始不太平了,人是要学会为自己而活的,想开些吧。”。

    将所有部下的思想工作都做好后,丁磊对着底下人道:“等今天夜深了,咋们就行动吧!可以不留活口。”。

    当天夜里,当夜幕像帷幕一样拉下之后,星河低垂,悦来客栈的灯火正旺的时候,在客栈外面一伙黑衣人大摇大摆向客栈走了过来。

    在住店的齐安和孤宇飞等人也发现今日的客人比往常少了不少。之所以齐安等人又住啦下来的原因是,今天一大早,郭隍城突然下了宵禁令,不允许人随便外出。

    纵容齐安从老板那里知道,这是城内要捉盗贼的缘故,但还是让他觉得怪的是,客栈外面的街道上人也少了很多。

    几朵烟火在街道上绽放,也显得格外孤单

    因为没什么客人,客栈老板显得无精打采,正准备走出去挂上“打烊”的牌子,一伙黑衣人却走了过来。

    这伙人身形都隐没在黑布之下,让人无法知道他们的容貌,当老板却是根据身形认了出来其中有个捕快是常来他客栈的牛犇。

    他老板下意识道:“牛犇?”。

    牛犇本人也愣了一下,但很快丁磊却最先反应过来直接出刀结果了客栈老板的性命。

    丁磊对身后众人解释道:“此次对事情,咋们必须做的严密,不能让人知道我们真实身份。好了动手吧。”。

    客栈内,齐安几人正在聊着天,当莫行掌来一盏灯打算继续聊天的时候,一阵疾风袭来,直接将烛火吹灭。

    若是寻常的风,倒也不会让人多想什么,偏偏这风又疾又快,其中还带着几风杀气。忽而,这风更大,客栈的门直接被掀开,紧接着一伙人走了进来。

    这些人进来后,一言不发,直接就对齐安几人动起了手。

    齐安几人也正疑惑着,心想这盗匪胆子竟然这么大?但随后他直接提刀同这些盗匪厮杀了起来。

    这些盗匪中其中一些虽然也是修行者,但和齐安由于境界差距过大,几乎齐安每有一刀挥出,就有人命丧当场。

    齐安出刀简单,另外一边孤宇飞出枪就要花哨许多,他一枪点出,枪上星光璀璨,整个客栈大厅都被照亮了起来。

    而感知到这二人身上爆发出的修为气息,丁磊下意识明白,他们这次任务恐怕是完不成了,只好返身而退。

    可来时容易,走又是那般简单的?

    就在这几息时间,周思若在客栈已经简单布下禁制,整个客栈被一股无形气压笼罩,那些人自然走不出去。

    丁磊知道,眼前这些人并不简单。

    当即立断,丁磊拿起刀杀起了身边的人,那些人见到自己的头傻自己,除了震惊,更是不可置信。

    对于这一切,丁磊有着他的考虑,他道:“兄弟我们要是活着,事情可能会闹得更大!”。

    目前来看,他们肯定是活不下去了,或者说即便齐安不杀他们,他们活着外面百姓认出了他们是衙役,又怎么解释!

    再往更深里说,他们死了不要紧,那慕容格会放过他们的家人,所以眼下,他们必须得死,而且还得用一种名为融尸散的毒药毁灭容貌,以免人认出他们。

    所以丁磊一边杀人,一边将这散撒到尸体伤。

    齐安这时也反应过来,对面这盗匪有点不对劲,对周思若和孤宇飞道:“两位留个活口,我有话要问他们。”。

    但可惜,终究迟了一步,这会时间只剩下丁磊一人。

    齐安看着他道:“你是什么人?”。

    丁磊道:“你觉得呢?”。

    说完,他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丝留恋自刎,并将融尸散撒在了自己脸上。

    一切动静结束后,齐安才发现,这些家伙竟然无一个活口,且自己毁了自己的容貌。

    孤宇飞看着他们略作思索道:“齐兄这些家伙,你是怎么看的?”。

    这个时候,齐安也没有多想,只当他们是一般的盗匪,摇头道:“或许他们只是盗匪吧只是我在想,此地官府如此不作为吗?都敢任这些盗贼随意在街道上抢掠吗?”。

    现在永安那边是出了问题,但也不至于周围的城都跟着出问题

    可现有的东西又什么都查不出来。

    不去多想这个问题,待到第二天一早,齐安就把这件事情上报给了官府。

    他觉得这等事情,还是交由官府去办比较好。

    但是,让齐安觉得奇怪的是,当那官府老爷来派人查看尸体的时候,他面色应该不太好看。

    仵作更是象征性的查了一下他们尸体就得出结论:这伙人正就是劫掠走供银的那伙盗匪。

    这个结论让人觉得可笑,他们是怎么看出来,这就是那伙盗贼的,仅评他们晚上来劫掠人?还是说因为他们手上大拇指上有老茧,所以笃定他们这双手握的是杀人的刀,而不是菜刀?

    但让齐安觉得更不可思议的是,那县官老爷却突然盯着他们反问道:“这伙盗贼你们是怎么杀的他们?”。

    齐安回到:“怎么了大人?我们常年出门在外,自己练点武功榜身不行吗?”。

    慕容格则冷哼一声道:“这盗贼据我所知也是归一境界的修行者,你们怎么可能杀得了他们?”。

    这种语气,倒不像是例行检问而是质问一样。

    接着,慕容格又道:“你们说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此前齐安为了不暴露自己,进郭隍城前让周思若替自己意了容,眼下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被慕容格问起,他倒一时说不出来。

    见到齐安不说话,慕容格仿佛像是抓住了什么把柄一样,冷声道:“说不出来?本官现在怀疑,你们是不是和那盗匪是一伙的?”。

    现在丁磊被杀,他原有的计划被打乱,看到齐安这伙人他如何高兴的起来。

    不过好在丁磊那家伙做得到位,没有将他给供出来,接下来的事情他倒好办了。

    接下来,他只需要把死的说成活的,把这些家伙说成盗匪,再把凌冬给叫来,一切都好办了!

    莫行听到这慕容格这么说,自是有些生气,但还是按耐下心情道:“大人这话如何说起?我们都是从西魏那边来的,难道就直接断定我们是盗匪?”。

    莫行虽然是个书生,但走南闯北惯了,说个一两句话还是会说的。

    但这句话却是正中慕容格下怀,他冷哼道:“西魏有意思了,说!你们是不是西魏来的奸细?”。

    这却是让莫行听着气愤非常,他们一行人昨天晚上将这些疑似盗匪的家伙给抓住,现在没落好就罢了,反倒还被这糊涂官诬陷,这又是什么道理?

    莫行气不过道:“你这狗官,我们替你把盗匪抓住没落好就罢了现在还说我们是奸细?”。

    慕容格则道:“可是你们行径却是实际可疑,你们说你们没问题,可是你们一来,这盗匪却是大摇大摆出现了,这怎么解释?”。

    正此时,几个衙役却是抬着几个大箱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打开一看,里面竟然全是白花花的银两,且在银子上刻有的是“供”子,不用说,这正就是丢掉的那一批供银。

    几个衙役对着慕容格说到:“回大人,我们正就是在悦来客栈发现的!”。

    慕容格又道:“那店老板呢?”。

    衙役回道:“他自杀了,且在死前写了这样一份信。”。

    信上所写他们昨日将银两偷到这里,正准备转移的时候东窗事发,不得已只好自尽。

    简简单单几句,但却点明了他和齐安一起都是盗贼。

    慕容格听到这里,表现的大义凛然道:“好啊你们这些盗贼,胆子竟然大到这个程度,朗朗乾坤竟然敢盗取供银,来啊!将他们拉出去!”。

    另外一边,凌冬等人赶了过来,更似乎所有的案件都被慕容格这位青天大老爷给查了个清楚。

    慕容格见她过来,笑着道:“凌大人来的正好啊这件事情,被本官歪打正着给查清了!”。

    接着,就听师爷给凌冬又说了起来。

    凌冬已经将事情经过了解了一遍,不想再听这拍马屁的师爷把话再说一遍,她冷声道:“你们查到了我倒问问这事情怎么现在这么快就查到了,之前我催的紧,你们愣是半个字都给我说不出来!”。

    之前她把这些家伙催的紧,这些家伙却是什么都调查不出来,现在这些被她稍稍威胁了一下,事情就查出来了。

    而且这事情的确蹊跷,他们明镜使者都查不出来的案子,转瞬之间就被这县令老爷给查出来了!这是何等新鲜又可笑的事情!

    另外一边,齐安倒是也希望凌冬在这个时候能聪明一些,可以将真正的事实给查出来。

    凌冬在思索少许后,开始对慕容格询问咯他的疑惑:“慕容大人这世上有时候是有一定巧合的,只是我却是觉得这巧的有些太多巧了!怎么这盗匪就这么准被你给抓到了?”。

    慕容格一边露出笑容,一边装着糊涂道:“凌大人所以老夫也就觉得巧啊!不过你且发现,这事情上报上去也只会是你们明镜司的功劳!”。

    这个时候的慕容格倒显得很懂事。

    可是凌冬听闻后,却冷笑了起来:“慕容大人,你以为我明镜司都是傻子不成?”。

    虽然如今他们明镜司的名声每天都是每况愈下,急需要一件案件来给他们正面,但也没有沦落到靠下方一个小小县令来给他们正名!

    而这个时候,在暗处的几位掌镜使者显现了出来,他们对凌冬传声道:

    “不如眼下这事情就这么算吧!”

    “就这么把案子办了,我明镜司的名声就可以挽回。”

    “就这个案子这次咋们出来已经拖了半个月时间,按照咋们以前的办案效率,这案子怕是早已经水落石出了!”

    就如慕容格这只老狐狸预料的一样,那些老的明镜使者打算以这样的结果息事宁人!

    可凌冬却听在耳中却得很不过耳,她直接冷声道:“你们以为我如今的明镜司被他人看不起是因为咋们凌朝峰大人不在的缘故吗?我想不是更主要的原因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这种态度办案!我明镜司如何服人,都不必躲着了,出来吧!”。

    她话罢,那几个明镜使者羞愧的低下了头。

    而这个想象让慕容格没有预料到,他没有想到如今在明镜司,有话语权的竟然是这个小姑娘。

    这却是慕容格不了解了凌冬和凌朝峰了

    但齐安却是了解的,外人不知道,实际上大多时候凌朝峰就是将凌冬当做接班人去培养的。

    当然,在过去一度间,齐安觉得这小姑呆头呆脑到底能不能接凌朝峰的班,如今看来,凌朝峰的眼光是对的。

    这小姑娘看着年轻,但却三言两语就把这些老的明镜使者给震慑,齐安倒也是有些佩服她。

    见到自己的计划被凌冬几句言语全盘否定,慕容格有些不乐意了,他道:“凌大人那这个案子老夫可真就无能为力了!”。

    凌冬则道:“你若不想用心办案子,拿这郭隍县令扁不用再做了!”。

    话罢,她就带着明镜使者走远了出去,并带走了那些银子。

    只留下慕容格面色不善站在原地,他心中一计接着一计的落空,他真说不出事钟怎样的滋味,尤其现在把本已经吞下的银子又吐出去,那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退堂!”冷哼了一声,他将齐安等人也放去。

    这天晚上,慕容格的府邸之中,他们又召开了会议。

    对于眼前彻底失控的局面,一些人似乎是预感到大难临头便没有来。

    看着不平时要少至少一半的人,慕容格面色没有变化,而是沉声道:“各位如今到了在吗共存亡对时机了,各位怎么说?”。

    下面宾客在沉寂少许后,终于开始发声:

    “家主,以我之间,咋们如今只有逃了!”

    “逃?说的好听,拿这匹夫倒是说说看,我们能讨到哪里!天下之大,哪里又会是我们容身之地!”

    “那照你这么说,我们干脆等死算了!”

    说着众人吵了起来。

    且这些人说的都是一些负面的情绪,让人听着越发不舒服。

    终于,还是慕容格发了话:“都别吵了!老夫如今这里还有最后一条路子!就是不知道你们肯不肯!”。

    而听到还有活路的可能,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就听得有人发问道:“那是什么?”。

    慕容格说了两个字。

    可随即所有人面色都难堪了起来,因为那两个字是“魔教”。

    在大周,这是一个谁都补愿意去主动提起的话题,而一般的百姓都不愿意它沾染。可现在,他们众人都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况,事情败露是迟早的事情。

    而现在在继续坐以待毙下去,就是慢性死亡。

    可“魔教”这条路,众人又实在不想去走。

    慕容格则看了一眼众人道:“那就当老夫那话没有说,如今咋们等死就好了。”。

    “家主,真的没办法了吗?”有人不可置信问了起来。

    慕容格叹气道:“老夫也没有了。”。

    可人往往又都是惜命的,在平常他们再恶心对存在只要能帮他们活命,他们现在也不会在乎。

    终于,众人在短暂沉寂后,示意慕容格说他的方法。

    多年以前,慕容格曾有幸认识魔教的三长老,并和这位年岁大他数倍的魔头成为了忘年交,那时候这位魔头曾邀请他加入魔教,可那时的自己年轻,坚信着信仰和抱负,便没有入教。

    而那三长老却是赠给了他一块玉佩,说是他若有难时,可以捏碎玉佩找他。

    但这么一来,就意味着他要加入魔教,彻底和大周划清界限。

    才曾经的他也以为,自己在有生之年是永远用不到这块玉佩的,但时光荏苒,在光阴的摧残下,他终是磨平了棱角,没有了曾经少年时的热枕。

    也许,过去的自己都是错的,人只要能确切感受到自己活在这个世间才是正确的。

    想到这里,他充满褶皱的脸微不可查勾起一抹笑自嘲道:“青春啊什么都不是!”。

    没有人知道,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众人明白,今日过后,他们将彻底和过去告别。他们会是魔教的一部分

    这在过去,他们真是完全不敢去想象。

    再说齐安他们,事情到了现在,他们本该可以直接离城,但奈何城中的禁令还没有接触,始终不让他们出城。

    莫行和孤宇飞,意见一致都是想去找慕容格去理论的,但齐安提醒他们道:“若是现在去找那慕容格,岂不是又让那慕容格找我们的不是,说我们故意找事?”。

    二人想想齐安说的也在理,只好忍耐下来。

    另外一方面,凌冬那边着手带来的明镜使者则是严查着过去一个月来郭隍城的人员流动,最终发现,别说是什么盗匪,就是过去几个月连外地人都少有来郭隍城的。

    又怎么可能有流匪来郭隍?

    难道慕容格这些家伙在说谎,可是,若是如此去想,这供银又怎么会恰好就被慕容格给找到了!

    除非有这样一种可能,是慕容格这些家伙一开始就吞了银子,然后如今怕东窗事发便自导自演了几天来的这几出。

    可如若这一切是真的,这慕容格的胆子未免太大了!要知道,他不过只是个小小的县令!

    但一切的事情没有找到证据前,都不能过早下结论。

    再也许,这个慕容格真就有这样大的胆子!毕竟,肉在欲望驱使下,什么都做的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