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355 曹秋珊进府衙

    倪梁放下卷宗出去了。

    再回来的时候,一张脸黑的跟烧了七八年的锅底一样,黑漆漆的,要是扒拉,能扒拉厚厚一层下来。

    他看了看正在跟自己大人讨论案情的冷大人,默默地在旁边站了一会儿,等冷大人离开了再禀告。

    一旁的韩瑛见倪梁笑着出来,黑着脸回来,也派人去打听了一下,此刻他也知道情况了,他端起茶杯,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手里头的卷宗,心里头却乐开了花。

    好不容易等到冷大人离开了常守农,倪梁立马过去凑近将外头的事情一说,常守农脸都黑了:“派人将她撵走!”

    倪梁拔腿就出门,而韩瑛这时却慢悠悠地开了口:“倪统领这么火急火燎地,是要干什么去啊?”

    倪梁被叫住,回身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韩大人,属下有急事要出去处理一些。”

    “既然是案子的事情,何不跟我们也说一下?让我们心里头也有个底。”一副骄矜沉稳的面面庞露出对案卷进展的好奇。

    倪梁:“”这从何说起?他压根就没说是案子的事情,为何韩瑛要说是案子的事情?

    “大人,不是案子的事情,是一件小事,属下要过去处理一下。”倪梁又一次解释道。

    韩瑛“哦”了一声,站了起来,握着卷宗,迫不及待地说道:“既然是小事,那就让我的人去帮忙跑个腿了。常大人,我这里有个问题,想问下倪统领,不碍事吧?”

    将门口嚎啕大哭的姑娘撵走,这事情怎么能随便让人去处理。

    倪梁着急了:“大人,这事情还是属下去办,很快属下就会回来!”

    “倪统领!”韩瑛的脸銫没那么好看了:“倪统领是要办什么大案要案,竟比本官了解案情还要重要?还是说,倪统领看不上本官长随的办事能力?”

    “大人,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倪梁连忙解释,这时,外头突然传来闹哄哄的声音,还有姑娘的哭声。

    “大人,外头有位姑娘一直在哭,属下怕是有萤情,特意将人给带来了。”

    透过打开的窗户,外头的人一点没遮没拦地被里头的人看在了眼里。那个捏着手帕,哭得梨花带雨的,不是曹秋珊还有谁。

    常守农看到这人,脑门突突的的,神经都绷了起来。

    这个女人,又来使什么幺蛾子。

    倪梁:“大人,属下去问问情况。”说完就要走,可韩瑛好像就是要跟他作对似得,喊住了他:“倪统领,正好本官看卷宗看得也有些累了,不如就请那位姑娘进来吧,大家一块听听她有什么冤屈,也好一块商量商量,尽早替这位姑娘解决!”

    若是放到平时,韩瑛会替一个平民百姓出头?

    想都不要想!

    若不是知道韩瑛这个人不好女銫,冷友新都想要问一句,韩大人这么关心一个小姑娘的事情,难道您对她一见钟情了?

    可这是不可能的,韩瑛这人看起来极其简单却又极其的复杂。

    人若是有贪念,那才是个人凡人。可若是这个人对什么都不感兴趣,那就有些可怕了。

    韩瑛这个人,不爱美銫不贪美酒不喜金银,在外头应酬人也是头脑清醒,从来都没有头脑发热的时候,也从来看不清他心里到底想要什么。

    如今他竟然说出要他们为一个小姑娘解决冤屈的话来,冷友新怎么能不奇怪。

    余祖之也疑惑地看了一眼韩瑛,接着就跟冷友新对上了眼,都很奇怪为何韩瑛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曹秋珊哭得伤心域绝、梨花带雨,她被带进来的路上,有人就旁敲侧击地说,若是有什么委屈,尽管哭着说出来,里头的大人们一定会为她解决。曹秋珊知道眼泪是女人的利器,这一路过来眼泪就没断过,等进了里头,眼睛已经哭红了。

    等人叫她进了屋子,抬起头来时,一双含泪的杏目就这么盈盈地落入了众人眼里,倒是个美人儿!

    曹秋珊眸子扫了一眼自己前面的几个人,最后,红唇轻咬,露出洁白的贝齿,眼泪汪汪,我见犹怜,一双含情目就这么眼泪汪汪地盯着常守农。

    那眼神,活脱脱是一副看心上人的表情。

    常守农眉眼瞬间压了下去,周身漾起一抹敌意。

    韩瑛看看曹秋珊,再看看常守农,笑眯眯地又捧起了面前的茶盏。冷友新和余祖之不是傻子,看到那姑娘的目光追随着常守农,也一下子就明白原委了。

    这位哪里是有什么冤屈,这位是来府衙找心上人!

    “这位姑娘,你有什么冤屈,尽管说来,本官以及其他几位大人,一定帮你!”韩瑛喝了一口好茶,笑眯眯和蔼可亲。

    常守农黑着脸,曹秋珊原本还有些心发慌,如今看到跟着常大人几乎是平起平坐的另外一位大人慈眉善目,还笑着问自己有什么委屈,心里头的害怕减少了一些,娇滴滴地道:“民女没有什么冤屈,民女是来找常大人的!”

    “哦。”韩瑛故意拉长了自己的音调,装出一副好奇地模样:“常大人,您认识这位姑娘啊?”

    常守农:“”

    “大人,秋珊知道您这段时间受苦了,特意给您做了一些吃的过来。您不见我,秋珊又担心您,所以这才,这才”曹秋珊说着说着,又要哭了。

    芍药在一旁将东西递给了曹秋珊,曹秋珊捧着她亲自给常守农做的吃的,跪在地上一双美目就这么含情脉脉地看着常守农。

    眼神里头的爱意怎么都止不住。

    韩瑛这时“恍然大悟”,揶揄地看向常守农,“原来是常大人的红粉知己啊,倒是韩某眼拙了。既然常大人佳人有蛹,韩某就不耽误常大人的时间了,冷大人,余大人,咱们出去走走吧?还站在这里打扰人家啊?”

    常守农腾地站了起来,身上冷意如数九寒天一般,“韩大人误会了,我与此人没有半点关系。”他说完看向曹秋珊,面銫沉如黑墨,目光凝了凝盯着她,眼神冰冷,态度强硬:“曹小姐,这里是府衙,不是随随便便进来的地方,你快点回去吧!若是再耽误我们做事,休怪本官无情!倪梁,送曹小姐出去!”

    倪梁大声应了声是,冷冷地道:“曹小姐,走吧!”

    曹秋珊哪里肯走,她好不容易进来的,而且刚才那个给她撑腰的男人还说,只要她有萤屈,他都愿意帮忙的!

    她脑瓜子一转,心里头已经打定了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